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101

“说吧,我还有事要回家去。”陈素莹重又冷冷的说道。  “你,你这个孩子是不是不是陈熙的?”我这话一出口,陈素莹立马脸色变得很难看,我注意观察了,所以我感觉自己一定碰到了她的伤口了。  此时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向前进或许有出路,我是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让她不要一出生就面临父母离异的事实。  “陈熙跟我提过一次,他也很痛苦,希望能跟你好好谈谈,可你却根本都不给他这个机会。我觉得夫妻之间贵在真诚,彼此坦诚了就万事都好办。”我一下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自己的心里话,只想陈素莹能明白我的用心。  可我说完后她却一点反映都没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爱陈熙么?”我这么问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幽幽的转过头去,还是不回应我。  “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让她一出生就没有了父爱,我是过来人,知道没有爸爸妈妈和一个完整的家会是什么滋味,请你一定看在孩子的份上也至少跟陈熙好好谈谈,看能否有转圜的余地。”我觉得自己有点苦口婆心了了。  “你真的这么关心我么?”陈素莹终于开口了,一张口就是这么一句话,把我郁闷的不行。  “我当然关心你啊,我们曾经是要好的朋友,你难道忘了?”我理所当然的说。  “是啊,朋友,我们曾经只是朋友,”陈素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如果把孩子给你,让你做她的爸爸,你愿意么?”她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我,语气也变得特别的热切。  陈素莹的话把我惊的如五雷轰顶,不知道作何反应才好。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会这么说呢?我做孩子的爸爸,怎么可能。陈素莹为何不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又不找陈熙好好谈谈,她到底想干什么呢?  “你不愿意,是吧?既然你都不愿意,你想陈熙会愿意么?我再和他谈又有何意义呢?只是自取其辱而已,不是么?”陈素莹说的话也确实是点醒了我,说实话,如果换做我,也绝对不愿意当一个现成的老爸,帮人家养孩子。  但事情都到了如此的地步了,为了孩子,也应该争取一下啊,我觉得陈素莹理智的不可思议。“那孩子怎么办?”我担心的问道。  “孩子跟我姓,她不是姓陈熙那个陈,是跟我一样的姓。我没打算把孩子让出去,今后就一个人抚养孩子了。”陈素莹说完这些话就转身离开了。  我呆在当地,脑海里还回想着陈素莹的话,这样的一个女子,太有个性了吧。虽然单身女子在如今这个社会不算什么新奇事,但是想她这么冷静且甘之如饴的估计也找不出几个吧。  算了,她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理了,反正以后都不会有交集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和陈素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跟陈素莹分手后看,我又急忙赶回医院去看杨微,她在公司附近的医院,所以不可避免的我见到了二股东。  其实这个时候本来是看不到他贵人的,大白天的谁愿意顶着太阳散步呢,只有我了。一心惦记着去医院看杨微状况如何了,所以也没注意路上的行人车辆。经过一个拐弯处,就撞到了一辆昂贵跑车上。  准确的说是昂贵跑车撞了我,而且我的膝盖处还蹭破了点皮。“咦,你这人怎么走路的?眼睛望天上啊?看没看到我们余董事长的车过来啊。”  车上的司机一下来就骂骂咧咧,我本来是带着一些歉意的,可经过对方一骂,心里就火上三丈。  我也回敬道,“这路这么大,可不是你们家开的,你一开车的司机在这里叫嚷什么,让你家主人下来,我这都受伤了,如果报警,相信你们也讨不了好吧。”我言辞犀利,毫不退让。  对方果然是捡软柿子来捏,一见我这么说,立马没音了。他果然毕恭毕敬的去请他车上坐着的主人,我倒想看看这是何方神圣,敢青天白日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指使手下乱骂一通。  我本来对这个豪华轿车的主人是没抱任何好感的,有什么样的下属就有什么样的老板,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对方真走下车的时候,我还是懵了一下。“哈哈,亲兄弟,好久没见啊,近来过得自在逍遥吧。”一贯的二股东式的强调,我闭了闭眼,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不该遇到的人和物都碰上了。  “呵呵,原来是余董事长,刚怎么不出声,我不知道你在车上啊,怎么好意思劳烦你下车来呢。”我故意语带讽刺的说道。  “都是小事情,我们都是旧相识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又算是重新认识了一次,以前的恩恩怨怨就让它烟消云散可否?”二股东笑着对我说。  我其实也不是个记仇的人,单独独对于这个人我是时刻都抱着一颗警惕之心的。虽然他是笑着对我说话,可我却隐约的觉得他的笑容里藏着一把利剑,仿佛时刻准备刺向我。  二股东仿佛也在打量我,我走了这么久,他应该偶尔也会想起我吧。毕竟我曾经是他最得力的下属,还差点成了他的理想女婿。  “我没意见,余董事长都这么说了,我肯定同意了。呵呵。”我故意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近来如何了?找到新的工作了么?”二股东很关心的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这年头工作难找啊,真不想做了,有人养着就好,唉。”我故意装作愁眉苦脸的说道。  果然二股东立马相信了,他很热情地说,“要不还是回来帮我忙吧,工资待遇一切照旧,龙华集团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我沉思了一下,龙华集团是绝对回不去了,既然从那里走了出来,好马尚且不吃回头草。当初就是因为二股东知道了我和小漫她们的事情,他对我不满,所以也想赶我走。  二股东现在明着是叫我回去公司帮忙,其实心里说不定已经想好了诡计来对付我,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真心对我好。  “我近来想自己成立一个公司,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了,到时候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再请您高抬贵手了。”我思索片刻后回答道。  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也是因为确实我想自己单干,自己给自己打工,不用再受老板的气。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也是想试探下二股东的反应,看他对我开公司如何看法。  二股东听了我的话脸色一变,他打量了我一会,仿佛想确定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高。我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你真是这么想的?决定开个什么公司?”二股东犹豫了一会然后问道。  “随便吧,现在都还没想好具体的措施,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您觉得如何呢?”我反过来问他。  “还不错啊,年轻人就要有斗志,有奋发的决心,我很支持你,不错。”二股东很高兴的说道,他这脸也变得很快,只是不知道他这高兴是不是装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我有事,先走一步了,以后再联系。”  “等一下,”二股东突然在我身后说道,我停住步伐,“还有事么?”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我听倩倩说你们被人暗中盯上了?”二股东看起来很关心的样子。  我嗤之以鼻,哼了两下,然后说,“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找我的麻烦,我还差点受伤了。”  “哦,是这样啊,那可有什么线索么?对方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么?”二股东是真的很关心这个事,问的很详细。  我思索了片刻,丁亮确实也没有跟我联系,冷颜玉那里不会那么快有消息的。“现在还没有,不过警察正在调查,您好像对这个事很关注?”我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了。  “呵呵,没有,只是看杨倩最近精神不济,所以担心她的工作受到影响,故问一问你,没事就好了。对了,你现在跟杨小漫住一起么?”二股东的神色好像有点慌张,急于掩饰自己的慌乱一样。  我有些奇怪,只不过他不说,我也问不出来,心里有疑惑就是了。我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你孩子还好吧?”二股东转而又问奇骏的近况。我实在懒得再跟他扯不清了,这老人到了一定年龄是不是都这么罗嗦呢。我急于去医院看杨微,所以跟余董事长告辞,并没有正面再回答他的问话。  “哦,那好吧,以后再联系。”二股东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我总感觉身后传来的视线非常的灼热,好像想把我刺穿一样。  其实对于二股东我一直是有疑问的,根据上次叶梅的说法,二股东是绝对跟夏敬天有勾结的。只是我奇怪的是,夏敬天判刑前已经招供了一批犯罪分子,但为何独独没有把二股东招出来呢?  难道二股东和夏敬天之间还有什么交易存在,所以夏敬天一时间不敢动他?我决心要弄明白这个疑团。但现在首要的是回医院看我最可爱的微微,她要是醒来见不到我,肯定得伤心死啊。  到了杨微的病房,她已经醒过来,正与杨倩在聊天。  “倩倩,秦怎么还不来,他说了会过来看我么?”杨微的声音有些小小的失落,病人都是需要哄的,我正想推开门进去。  “秦马上就来了,你这么一会都等不了啊,就几天不见,看把你想的。微微,我有个想法想跟你说,不知道你怎么看。”杨倩话里好像带着一股子神秘,我赶紧停住了脚步,想听听看她们谈些什么内容。  “恩,你说吧,我听着。”杨微说道。  “现在奇骏都快二岁半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将来啊?”杨倩突然说道。“将来?我们这样不是很快乐么,帮着小漫一起抚养奇骏长大,守候在秦的身边,很好啊。”杨微不解道。  我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杨倩的意思了,肯定是二股东跟杨倩说了什么,导致她也开始考虑她和杨微跟我的将来该怎么办。现在小漫有了孩子,我是绝对不可能跟她分开的,所以势必要委屈杨倩跟杨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