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性爱游戏舱

「恭喜留雨小姐,您抽中的是白彗世界OL首测激活码,这个游戏前段时间刚开发完成,现在进行一个月的测试,作为第一批玩家,您将在白慧世界OL中使用的游戏舱费用将由白慧公司承担……」笑得很甜的娃娃脸店员一边滔滔不绝一边麻利的办好了手续,「游戏舱将会尽快送到您的家中,那么,留雨小姐,祝您游戏愉快。」只不过回家路上在白慧公司旗下超市买了一瓶洗发水却忽然被告知中奖了,我正不知道手该往哪放,见状忙接过ID卡,只见一张深红底色的金属卡片,上面只有简单的白慧世界OL字样,真是意外的普通呢,我将ID卡收入怀中,向店员道了谢,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打开家门,一眼便看见了突兀出现在客厅的椭圆形游戏舱,茶几上放着使用说明书和数码收据,不愧是靠游戏起家做大做强的白慧公司,我暗赞着白慧的效率,在数码收据上按下了指纹,拿起了说明书草草看了一遍。说来惭愧,都2086年了,各种游戏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玩这种号称「第二世界」且拥有现实中一样的五感的游戏,因为天生对游戏不敏感,我却从没想要尝试玩过,既然运气好能收到免费的游戏舱,那就试试吧。我按照说明书的要求将粘稠的无色透明营养液满满的倒入一人半高的游戏舱,真是费劲呢,我脱掉全身衣物,缓缓进去游戏舱,将ID卡插入,开始进行最开始的绑定账号自己个人信息。游戏舱底部是一个软软的斜坡,我将头没入粘稠的营养液,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能感觉到液体缓缓流入口鼻却又丝毫不觉得难受,反而带有一丝轻松感,忽然觉得好困,我躺在舱底慢慢睡着了。我不知道的是,游戏舱这时终于有了动静。「游戏舱ID03检测到玩家,开始绑定。」「游戏测试NPC 绯月公主数据同步开始。」「同步100%……同步完成,检测到玩家个体误差,开始修复,修复完成1%…3%…5%……100%,修复完毕,游戏剧本第一章绯月沉沦数据导入中……」游戏舱打开了。「咦,我怎么睡着了……」我张了张嘴却发现没有声音发出来,忽然发现包裹我的透明液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粉红色,「绑定结束了吧,看看下一步的神经同步游戏服又是什么。」我这么想着,将手伸出舱外扶住舱边爬了出来,奇怪,怎么这营养也不光变色了还变稀了点,和水差不多了呢。我站了起来,感觉身体有点微妙的不协调感,这是怎么回事?身上的营养液风干了一些,让我觉得有些凉意,我抓起了放在一边的上衣,胡乱披在身上在胸前打了个扣,粗糙的衣物摩擦着乳头,奇异的触感让我觉得身体敏感得有些不对劲,我披着明显大了一号的衣服,站在了卧室的落地窗前……我以前的黑色短发变成了一直垂到腰际的柔顺发亮的紫红色长发,清澈明亮的浅绿色瞳孔找不到半点以前黑色瞳孔的影子,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长得象洋娃娃一样精致的面孔,却偏偏有一对呼之欲飞的翘乳,规模不太巨大,却造型优美,堪堪能让成年男性一手掌握的样子,细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动人的雪白。我表情复杂的看着镜子里同样表情复杂的女孩,找出了自己的居民认证卡。(少女对比中)「完全不是一个人啊魂淡!我这个样子一下楼就会被当成非法入境被机器巡警盘问啊!」虽然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可是在这个几乎做什么事都需要实名ID的时代,我可不认为这是件令人多开心的事情啊……我又拿起了说明书读了一遍,这是……原来如此,这游戏的测试是让玩家以NPC 扮演的方式进入游戏,而我这个测试NPC 便是一个叫作绯月的女性角色么,那这样的话游戏结束就能变回来了吧……总之,先进入游戏再说?「这东西怎么这么沉啊……」我打开了放置在游戏舱旁边的三个大罐子中的最后一个。第一个大罐子中就是最开始那种无色营养液,第二个罐子上写着【游戏服】三个字,其实却是一小瓶黑色胶质,瓶子虽然小却出奇的沉,我双手才勉强抱起瓶子,放入了游戏舱上方的【游戏服预热槽】,而第三个罐子是用来擦拭全身的粉红色粘液,我脱掉上衣,打开罐子的盖子,细细的抹尽全身,脖子以下一直到大腿根部都被涂满了粘液,我照了照镜子,皮肤变得了诱人的油亮,OK,准备完毕啦。我取出了装着游戏服的罐子,打开后发现里面本来漆黑发亮的的黑色胶质变得黑色透明,将手伸进去,提出一件浸满光滑液体的紧身衣,紧身衣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我开始迫不及待的想穿上了。这是一件肉色的乳胶紧身衣,我放在腰间对比了一下,紧身衣的颜色与我的皮肤几乎分不出差别,我在紧身衣的后背找到了拉链,拉开拉链后从脚开始穿这件紧身衣,黑色粘液有着很好的润滑作用,我直接将紧身衣提到了大腿根部而完全不觉得生涩,甚至可以说紧身衣吸住了我的双腿,舒服的包裹感让我的蜜穴有点湿润了。我继续往上穿着,将紧身衣提到了腰际,下体的两个空洞触到了光滑的乳胶,既痒又麻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瞬间传遍全身,我咬紧牙根,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轻微的呻吟,下一刻又羞红了脸。「涂过那个粉色的粘液后,身体变得好敏感啊。」我试着走了两步,两腿之间的摩擦非常光滑,摩擦的触感带来一种爱抚的快感,下面被乳胶紧紧贴合着的蜜穴越来越热,甚至还有麻痒难耐的感觉,那个粘液概不会有媚药的成分吧。心里隐约想到了这个问题,可我还是着了魔般的继续穿着紧身衣,紧身衣渐渐将我的小腹和乳房吞了进去,又盖过了肩头,这件紧身衣袖子连着乳胶手套,我把自己的左手一点一点的塞进袖子里,然后整理好,接着用被紧身衣包裹的左手将右手塞进右边的袖子中,在指尖的末端,紧身衣还有特别的薄薄凸起容纳我的指甲。按照说明书的提示,我在游戏舱外侧拉出了一个小小的钩子,这钩子的位置有点高,我又在钩子的下方找到了可以上下升降的小升降板,用钩子钩住了拉链的链扣,我深吸一口气,用被乳胶包裹的手指按下了升降板开关,滴答的一声响后,升降板开始缓缓下降,开口在腰际的拉链慢慢向上拉起,乳胶逐渐包裹身体的背面,腰部收得比想象中紧,让我的呼吸变得有点急促起来,随着拉链开始收紧,乳胶开始包住我的双乳,我发现包住乳房的两片乳胶中都有一个窄小的凹孔,我忽然明白过来什么意思,我用手抚摸这双乳,试着调整位置让乳尖推进那两个孔洞,隔着细滑的乳胶质手和乳房之间微乎其微的摩擦力让我的尝试变得非常困难,随着我的抚摸,奇妙的触感再次传遍全身,乳尖变得挺立起来,双乳也似乎涨大了几分,「哈……哈……哈……」好不容易调整好了位置,两个乳头仿佛被乳胶吸了进去,我用手轻轻触碰胸部,又是一阵快感从乳头顶端传过整个乳房,我的眼神有些迷离,却没注意随着升降板的下降拉链已经拉到了紧身衣末端的脖子出仍未停止,叮地一声响后,钩子带着拉链的链扣脱出了紧身衣,我方才注意到这异状,赶忙跳下升降板,往背后摸去,可无论我怎么摸,触手处只有滑腻的乳胶,怎么也找不到拉链了,我来到到了镜子前准备仔细看看,忽然呆住了。镜中的我虽然穿着紧身衣,但却因为乳胶极近似的肤色颜色让人看起来仿佛是一个裸体的美女,和我以前有细微差别的精致五官,柔顺发亮的紫红色长发,清澈明亮的浅绿色瞳孔,胸部和臀部的沟壑里闪烁着润滑液体的光芒,被乳胶包裹后的双腿曲线更显优美,包裹身体的肤色乳胶的纹理有如真实的皮肤,可这份真实却又虚幻得不可思议却让我感觉镜中的美人不是自己,反而更像是应该摆放在商店玻璃壁橱里的性感人偶。「啊——哈…怎么一回事…哈…好热…」忽然感觉一阵热流传遍全身,刚才擦拭身体的粘液果然是媚药,我只觉得每一寸被紧紧包裹着的肌肤都传来如蚂蚁爬过般的瘙痒,但身体被包裹得太紧,任凭我如何抚摸抓挠,这种让人发狂的瘙痒也得不到缓解,乳胶包裹住的手指与同样乳胶的身体过度光滑的摩擦让我的手只是不停地在身上上打滑,带来的爱抚般的感觉反而不断冲击着我的神经,下体如同塞了一只小火炉一般燥热难耐,渴望着被填满、被侵犯。我把手稍微伸到下体轻轻抚摸,感觉整个外阴部湿的一蹋糊涂,下体流出的蜜汁似乎已经流到了膝盖,我知道蜜穴内肯定是泛滥成灾,我知道媚药开始起作用了,全身燥热难耐,身上的紧身衣却又找不到拉链脱不下来,我干脆穿着紧身衣冲进浴室,打开沐浴蓬头,让清凉的水喷到了肿涨得仿佛胀满了奶水的胸部。「唔……」突如其来的冰凉刺激让我忍不住发出了美妙的呻吟,但同时也让让我体内的热气消散了不少,莲篷头的水像雨水般喷洒在乳胶衣上,被林浴过的地方一颗颗的水珠毫无留恋的滑下地面,下体还是持续有灼热的感觉,我取下莲蓬头,让冷水喷在那个发热的地方。「啊——嗯——啊——」难抑制的酥麻感更从骨子里开始朝脑子里冲击,此时的我周身无力只能靠这绵绵呻吟声来表现自己的兴奋,最后的一丝理智被压倒了,我关掉了水,左手用被乳胶紧紧包裹的食指和中指搓揉这下体的蜜穴,薄薄的乳胶如实的将快感传递了过去,我双腿无意识的交互摩擦着,被水冲洗过后的乳胶相互摩擦咕吱作响,乳胶下的双腿被蜜液润湿,媚药似乎让我的全身都变成了性感带,我扭动着身体,乳胶与身体间细微的位移带来的摩擦让我感觉我浑身上下正被无数双轻柔的手温柔的爱抚,我右手抓住了胸部,将它不断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强烈的酥麻感从乳房传到后背,传到下体,传到全身,我紧闭双眼,用牙齿紧咬着下嘴唇,享受着快要爆炸的快感。「嗯……」「啊——嗯——啊——」「嗯——啊——」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正趴在浴室的地板上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浴室地板的水滴随着我的动作沾上了紧身衣又在下一刻被甩掉,我挣扎着站起来,忽然下体一热让我的双腿一软,竟然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我跌坐在地板上,感到下腹部里面绷的好紧好紧,蜜穴内更是传来一紧一缩的感觉,蜜汁又开始颤巍巍地渗出,我无神地睁大双眼,感受着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的高潮……好不容易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身体也不再那么发热了,全身感到相当的舒畅,不过可能刚才体力消耗太多,感到有点虚脱。我扶着浴室门把手站起来,颤抖着双腿回到客厅,又找出了说明书仔细看了一遍,原来这件游戏服要同步全身神经只有达到高潮的时候才会启动,而之前全身擦拭的粘液的作用也正是为此,可我之前没细看,本来只需要一汤匙的粘液稀释后擦拭的,我却直接取了粘稠的原液擦拭了全身,难怪会出现这么极端的效果,我苦笑了一下,发现游戏舱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怀着期待,我爬进了游戏舱,粉红色的液体再次包裹住全身,进入口鼻,我关上游戏舱的盖子,闭上了眼睛,希望这个游戏能让人愉快呢,嘿嘿。游戏舱关闭了上方的盖子,指示灯闪烁了一下,下一刻游戏舱的舱壁开始变得透明,晶莹剔透的粉色液体中,穿着紧身衣的女孩双手抱膝悬浮在游戏舱中央,乍一看仿佛是粉色的冰晶中冻结着一个赤裸的玩具娃娃。游戏终于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