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10

小娥像个小姑娘似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她又羞又爱,突然凑上去,在棒子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一口。  棒子也羞的满脸通红,他一直低着头,像是受了委屈似的,默默的扑进小娥的怀里,两条胳膊紧紧地挽住了小娥修长的脖颈。  好想你。棒子在小娥的耳边悄悄说道。  小娥充满爱恋地吻了棒子的耳朵。  棒子流泪了。  多日来的煎熬,此刻化做泪泉,打湿了小娥的肩膀。  棒子像是抱着全世界最为珍贵的宝贝,隔着衣服,他慢慢地轻抚着小娥的背,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委屈。  真的好想你。  不知怎的,小娥也感到鼻子一阵发酸,她紧紧地搂着棒子,一刻不停地吻着棒子的头发,吻着棒子的耳朵。  嫂子知道。嫂子也想你。  哭够了,棒子松开双手,贪婪的看着小娥那明月般的脸庞,他看得如此热切,如此仔细,以至于让小娥不敢直视。她默默的垂下粉颈,有些不知所措地摆弄着自己的衣襟。  就在这个时候,棒子的嘴唇凑凑地凑了上来。  樱桃小嘴就这样被棒子堵上了。  两片红唇一经接触,如胶似漆的纠缠便再也抑制不住地泛滥。在双舌无休无止的缠绕、逗弄和嘬吸中,有那么一瞬间,小娥觉得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堆燃烧的火焰,而棒子在一刻不停地添加着柴火。  火苗越腾越高,热量越积越多,那裹在身体上的衣服,成了约束身体的多余。  嫂子,我要。  棒子双手在小娥的背部不停地游走着。  小娥停了下来,伸手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纽扣。  那对挺拔的雪峰,夹着一道让人窒息的深沟,慢慢地呈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棒子倒吸了一口气,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小娥的胸脯  而他下面的那根铁柱,无比肿胀,十分粗鲁,渴望着温热的握裹。  小娥闭上眼睛,将棒子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之间。  温热,软和,滑腻。  一股奇异的体香。  棒子向只小猪,轻轻的拱来拱去。他的鼻尖左右逢源,他的呼吸炽热如火。  不知何时,他的双手早已按住了雪峰的两侧。  棒子的整个脸庞,埋在温柔如梦的故乡。  小娥檀口微张,娇喘不已。呼吸一会儿粗,一会儿细,偶尔会有一两声意乱情迷的长长呻吟。  听起来像在叹息,像在哭泣。  谁也不知道她此刻的情绪,看似痛苦、饥渴、迷乱。  棒子的鼻尖硬硬的,不停触碰着小娥雪峰的内侧。那两粒玛瑙似的红樱桃,娇脆欲滴地站在山峰。它们渴望触碰,渴望触摸。  哦,棒子……  小娥的双手轻轻地按在棒子那扶在双峰外侧的手背上,然后抓住他的十指,将它们移到双峰的正中央。  摸我。小娥说道。  棒子抬起头来,贪婪地按住那双让他魂牵梦绕的柔软。  手感如此美好,如同两团棉花。中间硬硬的两粒樱桃,让他热血如潮。  小娥踢掉了自己的鞋子,抱着棒子,缓缓地倒在床上。  棒子。  嗯。  你喜欢嫂子吗?  喜欢。  喜欢嫂子哪里?  哪里都喜欢。  不行,我要你说详细。  喜欢嫂子的脸蛋。  还有呢?  喜欢嫂子的……**。  小娥羞得别过脸去。  棒子的双手越来越用力,当他不停地向上推着小娥的白馒头时,小娥的眉头就会轻轻地皱起来,一脸沉醉和渴望,小娥的身体也会随着棒子的上推而朝前轻轻地耸动。  这种美妙的感觉,棒子从来不曾经历。  棒子,你为啥喜欢嫂子的**?  小娥越是羞,就越是忍不住想问。  她越来越觉得棒子可爱,像个无知无畏的小孩,碰到了属于自己心爱的玩具。他是那么真诚,那么专注,他是那么焦急,又是那么畏怯。  小娥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是的,棒子让她回到了少女的感觉。  棒子,你为啥喜欢嫂子的**?  软和。  就软和呀?  香香的。  你又没闻,咋知道香香的呀?  小娥面带桃花,忍不住挑逗着棒子。  棒子听罢,又将脑袋埋进双峰之间,轻轻的嗅了嗅,然后微微挪动了一下,一口将那粒殷红的樱桃含进了嘴里。  小坏蛋……小娥的双脚忍不住痉挛了一下。  棒子用牙齿及其小心地触碰了一下那颗富有弹性的硬粒,他发觉小娥的身体随之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让棒子一下子变得无比激动。他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一条油滑的舌头翻江倒海地搅动起来,他一手扶着右侧的馒头,另一只手使劲地搓揉着左边的馒头,双手齐动,左右开弓,小娥在他突然的攻击下有些招架不住了,她的屁股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双手摸索着棒子的头发,小腹一下一下地朝上挺着。  此刻的小娥哪有心思再去挑逗棒子!她心里唯一的念想就是棒子能够解开她的裤带,进入她的身体。  可这是棒子的第一次,他虽然早已饥渴难耐,但他并不清楚到底怎么去做。  他当然也无数次地幻想过脱掉女人的衣服,但脱掉以后是什么样子,他并没有十分清晰的印象。  好在小娥在棒子的搓揉中早已无法把持自己,她翻身坐了起来,解开自己的裤带,然后躺了下去。  棒子,脱掉。  小娥呻吟道。  棒子咽了一口唾沫,手忙脚乱地替小娥拔下了裤子,然后又扯下了内裤。  嫂子,你尿了……  棒子指着湿漉漉的内裤,望着小娥说道。  傻瓜,嫂子没尿,是想你了。  可是你下面……  棒子第一次看到了那丛黑黝黝的芳草,林乱,稠密,而芳草的下面,是湿漉漉的沟壑。  棒子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他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下体。  下面好看吗?  棒子没吭气,只是像在沙漠里呆了几天,双唇泛着紫色,不停咽着唾沫。  棒子?  嗯…  别看啦,羞!  嫂子…  咋啦?  我想看个够!  讨厌!羞死人了!  嫂子,我要看!  棒子几乎要哭了。  看到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小娥犹豫了一下,朝棒子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那丛森林中的小泉,正在汩汩地冒出清流。  嫂子,棒子好像刚刚跑完五公里,不停的喘气,你的那里,好湿…  嗯。  你是不是憋尿憋的太久了,实在不行就去趟厕所,我能等得住…  小娥这才确定,棒子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棒子,那不是尿!  不是尿是啥?  是……  小娥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只好搪塞了一句:  是润滑剂啦!  润滑剂?  嗯。  嫂子我不明白。  润滑剂就是润滑剂啦,你别问了好不好。  嗯。  棒子像个傻子一样跪在小娥的双腿之间,一动不动,变成了一截木头。  棒子?  嗯?  干嘛呢?  看。  嫂子那里不好看,别看了好不好。  不。  求你了棒子,别看了昂。  不,要看。  有啥好看的?  棒子咽了咽唾沫,说道:  三十一省数第一!  棒子的话让小娥很受用。  她犹豫了一下,把双腿分得更开了。  小娥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缝隙里上下噗兹噗兹地摸着,她的那里实在涨的难受。  而且她突然有种奇特的**,她想征服棒子,想让他亟不可待,像让他如狼似虎。  虽然小娥自己一直羞涩,但此刻,她想打消棒子的羞涩,融化棒子的顾虑。  她要他拿出男人的样子。  棒子,脱衣服吧。  她红着脸命令道。  棒子这才如梦方醒,毛手毛脚,又撕又扯,瞬间就把自己剥了精光,可当棒子看到自己胯间翘起的那根丑陋的东西时,他突然感到自卑。  小娥像绝尘而立的仙姑,而自己,居然露出了天下最龌龊的东西。  他纠结不已,犹豫不决,一方面是火热的饥渴,另外一方面,却是无比的自责。  棒子双手捂着自己的胯间。  他的的脸、脖子,甚至连肩膀都是红的。  棒子,把手挪开。  小娥眼神迷离的说道,棒子犹豫片刻,终于放开了他那根不停上翘、几乎有敲到肚皮的粗物。  当小娥看到棒子那坚硬无比、又长又粗的物件时,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又流出了粘液,而急不可耐的空虚感让她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了棒子的腰部,双脚的脚后跟使劲地顶在棒子的后背。  她没有想到,棒子年纪轻轻,但是胯下的物件明显要比他老公和村长的粗。仅那么一眼,就让小娥心满意足,就让小娥身体如蛇。  小娥的全身都变得湿湿的,她的额头上满是汗珠。她娇喘着坐了起来,颤抖着握住了棒子的粗物。  勉强能够套住。  似乎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小娥觉得时间太过短促,她不愿错过一分一秒,她一声不吭,将棒子的粗物朝自己的那片粉嫩的潮湿送了过去。  来吧,棒子,嫂子是你的。  小娥娇声喘息道。  那片粉嫩早已狼藉,清水弥漫了芳草,连屁股都不能幸免。  从棒子角度看,小娥的大腿根部,处处都是亮晶晶的粘液。  她浑身痉挛了。  当棒子终于满头大汗地从小娥下身拔出了自己的粗物,棒子看到小娥胯间的两瓣粉嫩肉肉兀自蠕动着,片刻之间,就从里面流出了大量的白色浆体,而小娥毫无羞耻地仰面躺着,手臂随意地伸着,两座雪白饱满的山峰一览无余,两条腿有气无力地朝棒子叉着。  棒子看到小娥闭着眼睛,呼吸渐渐变得平缓,汗水顺着她那粉色的脖颈,流到了床单上面。  棒子觉得自己太满足了,这种满足让他第一次感到了不可抵抗的疲倦。他侧身躺在了小娥的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胸脯上面。  小娥没有拒绝。  她一动不动。  良久。良久。  小娥终于从巨浪滔天般的幸福中平息了下来,她也侧了侧身,和棒子面对面地躺着,她无比爱恋的亲了亲棒子的额头,然后又亲了亲棒子的嘴巴。  棒子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他睡得那么香甜,让小娥不忍心打扰他半点。  小娥悄悄地起身穿衣,然后又偷偷地走出房屋,拉上房门。然后钻进厨房。  小娥知道棒子的身体虚,需要好好休息。她要给棒子炒几个鸡蛋,好好给他补补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