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19

张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修长白皙的脖子,默不作声。  粗心的棒子并没有想太多,他以为张娟默许了,所以蹲在张娟的脚边,轻轻脱下张娟的鞋子。  棒子看到张娟的鞋底里面衬着一只秀有梅花刺绣的鞋垫,鞋垫白白净净,一尘不染。  一只精致的小脚丫,搭在了棒子的大腿面子上。  棒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脚踝这儿肿了。棒子有些言不由衷地说着,左手托起张娟的脚后跟,拿右手轻轻地抚摸起浮肿的部位。  张娟本想从棒子怀里抽出脚丫,但她犹豫了几次,最终还是乖乖地坐着。  棒子的手很柔,很滑。  张娟有些迷恋手指轻轻滑过肌肤的感觉。  酥酥的,痒痒的,麻麻的。  每一次的抚摸,都让张娟偷偷的深吸一口气。  她将这个小秘密深深地藏在心底,不让棒子看出半点。  她害怕棒子发觉自己的小秘密,那样她会害羞。  棒子下面的棒棒一直没有疲软的迹象,好在棒子蹲坐在地上,他十分聪明地用双腿夹着那只愤怒的小鸟。  棒子也将这个秘密深深地埋在心底。要是让张娟发觉了,他更加害羞。  然而当棒子抚摸着张娟的脚踝时,他的心儿如初潮汹涌。  那白如雪、滑如脂的肌肤娇嫩无比,让棒子忍不住直咽唾沫。  棒子不由得想起他和小娥之间的激荡,想起合二为一时的满足,想起娇喘吁吁,想起衣衫凌乱,想起**泛滥,想起激烈冲撞……  想着想着,棒子像着魔似的突然俯下身来,把滚烫的双唇盖在了张娟的脚趾上。  棒子!  张娟慌乱中连忙逃避,想从棒子怀里抽出脚丫,她使劲收腿的同时,将棒子带翻在地。  张娟一眼就看到了棒子胯间的那堆小帐篷。  棒子!你刚刚干嘛呢?想啥呢你!  那堆小帐篷让张娟感到羞怯难当。  张娟这是第二次看到男人的那个了。  她依旧记得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那个时,自己手足无措的情形。  张娟上完晚自习后就背着了。当她经过操场旁边的花园时,看到花园里有个中年男人在冲着自己笑。  张娟以为碰到了熟人,她也冲中年男人笑了笑,并且朝前走去。  可当张娟走近时才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  而且,张娟还看到了让她难以忘记的一幕。  中年男子站在草坪上,裤子褪到了膝盖位置。  小腹下面是一丛黑毛,黑毛下面,挺着一根粗壮的阳物。  中年男子依旧朝张娟淫笑着,右手握着那根难看的东西在一刻不停地套弄。  张娟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同时,她又感到莫名其妙的羞怯。  也是从那天以后,那根粗壮坚硬的阳物,像幽灵一样常常出现在她的梦里。  张娟依稀记得,在她落荒而逃的瞬间,中年男子的粗物里射出了一团团的东西,她也清楚地听到了刷刷的响声,那是洒水时才会听到的响声。  我……对不起……棒子喃喃的说着,目光不停的躲闪着张娟。  你揉脚就揉脚,脚丫子上面有蜂蜜呀?你亲啥亲!  张娟连脖子都羞红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棒子一个不停的道歉,自责和羞耻,让他快要哭了出来。  张娟看到棒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棒子在学校学习成绩好,老师看的起,同学也尊重。她本来对棒子很有好感的,觉得这个白白净净的男生和其他人不一样,但棒子就是不像其他男生那样对她献殷勤,这让张娟很不服气。而刚刚发生的一切,以及棒子那副自责的神情,让张娟对自己的美丽更加自信。  可她毕竟是少女,是少女就有少女情怀,如同春风的暖醉,熏的人昏沉沉的。那种朦胧中的渴望,是张娟一直都难以化解的。  当她看到棒子那高高顶起的小帐篷,再联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那根粗物时的惊慌失措,张娟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迷茫和慌张。  张娟想再次看到那根坚挺的东西,尽管她觉得男人裤裆里面的物件实在太丑,也粗的吓人。  那你还帮我揉不揉了?张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揉。棒子低头回答。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揉。  好。  张娟的脸蛋红扑扑的,她看到棒子像个傻瓜一样站着,不禁莞尔一笑。  你扶我坐下啦,脚疼。  棒子连忙上前,伸手扶住了张娟的胳膊。  一股温热的感觉如同触电般贯透了棒子的身体。  此时此刻的棒子,心里翻江倒海,各种各样的矛盾和纠结让他感到了切肤的痛苦。  多么折磨人啊!  棒子照例把张娟的脚架在自己的大腿面上,他轻轻地抚摸着张娟的脚踝,发觉自己的手居然有些抖。  张娟……  嗯?  对不起。  怎么对不起我了?  你要不帮我,你的脚就不会有事。  张娟扬了扬自己粉嫩的脸蛋,娇羞的神态让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也是我自己不小心了。幸亏有你呢,不然怎么回家,嘻嘻。  张娟。  嗯?  好点了吗?  嗯……再揉揉。  棒子用左手轻轻地捏着张娟五个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右手慢慢地滑过了张娟光洁的脚背。  张娟的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  她享受着棒子醉人的抚摸。有种难以言说的受用。她多想棒子就这样一直抚摸着自己的脚丫!  脚崴了也好,张娟想,棒子很会揉。  明月终于爬上了树梢。山区的寂静里,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吠。  我给你顺便捏捏脚吧!  你还会捏脚?  会的,我爸那次进山回来,路都走不了了,是我给他天天捏脚,所以恢复的很快,一周过后就能自己走了。棒子得意的说完,双手从张娟的脚尖两侧开始朝后娴熟地捏了起来。  嗯……张娟呻吟了一声。  咋,弄疼你了?  ……没。接着捏……  棒子停了一下。  张娟刚才无意中的呻吟声,和他进入小娥体内时,她所发出的声音几乎一样。  都是那种欲说还休、既满足又渴望的呻吟。  让男人蚀骨**的天籁之声。  -------------------------------------------------  也不知躺了多久,小娥终于坐了起来。  小娥突然对棒子心生怨恨。如果他能准时到来,自己也不至于被三伢子这般侮辱。  小娥伸手摸了摸自己涨疼的胸脯。在月光的映照下,白皙的双峰上面有几道青色的印迹。  那是三伢子抓的。  小娥慢慢地穿上裤子,又把堆在脖子上的衣服整理好,又慢慢地下床来,朝厨房走去。  不知何时,小娥的脸庞挂满了泪珠。  她从厨房里提了一桶水,然后一瓢一瓢地朝自己身上浇去。  冰凉的水让小娥打起了冷颤,而小娥木然地浇着自己。  她要把自己洗干净,要把三伢子留在身上的污渍全部冲去。  而此时的张霞,一个人躺在黑屋里编织着如梦似幻的良辰美景。  她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  而爱上这位女子的人,是三伢子。  她想象着三伢子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像条看见母狗的公狗一样,吐着猩红的舌头,不停地喘着粗气,而三伢子的下体,翘着一根胳膊粗的物事,她想象着那根物事长的出奇,三伢子如果一用力,那黑紫透亮的光头就能敲到他自己那张布满胡茬的脸。  想到此处,张霞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她慢慢褪下自己的裤子,手朝胯间伸了进去。  芳草兀自凌乱,那里早已泥泞。  张霞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不停地上下搓着。她把自己的手想象成三伢子胯间的物事,她时不时狠命地夹着,而中指的指头肚子按在了那粒深藏在芳草中的突起,**的快感如波浪,不停地朝张霞袭来,一浪接着一浪,拍打着她那干裂的彼岸,让她渴望已久的心灵得到了片刻的满足和暂时的抚慰。  紧接着却是更热烈的念想,这种折磨人的念想配合着下身的酥痒,让张霞浪荡的彻底,浪荡的发狂,索性,她将四个指头并在一起,横着探入了那片泥泞的沼泽。  哎呦……压抑的呻吟声,奋力扭曲的身躯,汗水留下面颊,雪峰暗中跳舞。  在一阵剧烈的噗兹声中,张霞急剧运动的右手突然停了下来,而她那滚圆的臀部如同游蛇般起伏,整个身体不安分地扭着,扭着,终于泛滥出一滩晶莹剔透的玉液,在那双腿之间,染湿了大大的一坨。  众星拱月的天幕下,是连绵起伏的山脉。  山脉的一隅,有个叫做雾村的村子。  雾村的一隅,有一堆麦柴垛。  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坐着,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在为她捏着脚丫子。  舒服吗?棒子问。  嗯。  你要是不嫌弃,我想天天给你捏。棒子说道。  张娟羞红了脸,默不作声。  你的脚不像其他人的脚。  怎么不像了?张霞问。  其他人的脚都是臭的,你的脚是香的。棒子笑着说道。  讨厌!张娟嘟着嘴巴说道,你的嘴巴子真甜!可是再甜,也不能腻呀!更不能胡说呀!脚哪有香的,我又不是织女,你有不是牛郎……  张娟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于是赶紧住嘴。  我哪有这样的福分呢?学校里比我帅的太多了,他们个个都想让你做他们的女朋友……我是说,他们想和你做朋友。  棒子有些苦涩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