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0

他们个个都垂涎三尺的,像小狗狗!张娟说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我也是小狗狗。  棒子脱口而出。  你不是。  为啥?我也垂涎三尺的……  不许你胡说,不许你乱想。张娟红着脸说道。  棒子停了下来,注视着张娟那光洁的小腿肚子,痴痴的说道:张娟,为啥女的腿上没有毛?为啥这么干净这么白?  张娟用手捂着嘴巴,一边笑一边骂:  你是不是喜欢浑身毛的呀?说,是不是喜欢?你要是喜欢,我把‘孙二娘’介绍给你,她完全能达到你的要求,浑身毛,连……  本来张娟想说连胸口上都是毛,但最终因为羞涩,没有说出口。  我才不要浑身毛呢,难看!我要光光的,白白的,就像你的小腿这样的。  棒子说着,伸手捏了捏张娟的小腿肚子。  痒!张娟皱着眉头轻声唤。  棒子又抓了一把。  棒子!张娟嘟着嘴巴,朝棒子怀了蹬了一脚。  这一蹬,使得张娟的脚掌心正好触到了棒子双腿间的那根棒棒。  像弹簧一样硬硬的感觉透过张娟的脚掌心,如闪电般扩散至张娟全身的每一个毛孔。  这是一种怎样的刺激呀!张娟的心儿突突乱跳着,手心冒汗,呼吸微喘,皎若明月的脸庞在月光的映衬下如同玉盘一般泛着幽光——诚然,全校师生一致认为她最漂亮,校花的头衔非她莫属。  此时此刻的张娟,对于心潮起伏的棒子来说,如同月宫中的嫦娥,如同汉室中的西子,如同段誉心中的神仙姐姐,那挺的高高的胸脯在轻轻起伏着,殷红的檀口微微的张开着,小巧玲珑的鼻子恰如其分地衬托着她那美妙绝伦的面容,让棒子如痴如醉,如梦似幻,让棒子忘记了一切,心里只有眼前这位绝世而立的可人儿!  大自然真是绝妙!在这无人问津的小山村,亲手缔造了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让所有的男性都跪伏在地,仰望着,渴望着,幻想着,艳羡着。  而棒子,一个半大的小伙子,阴差阳错,竟然能够将仙子的脚丫抱在自己的怀里,充满爱恋地轻抚着,感受着光滑如脂的肌肤所带给他无穷无尽的醉意!  棒子下身的肿胀让他呼吸越来越急促,而张娟脚掌心的触及让他失去了最后的防守。  是的,防守!  棒子和其他人一样,也在偷偷仰慕着她,只是因为强烈的自尊和自卑,让他故作矜持,不愿意学同伴那样,一看见张娟就一脸的渴望,口水流淌,目瞪口呆的痴样,棒子一直都在躲避,实在躲避不了的时候,棒子又尽力掩饰真实的自己,在张娟面前,棒子把自己封进了套子里。  棒子做梦都不会想到,张娟会主动帮助自己打扫卫生,更不会想到张娟会同意让他背她回家,而且还愿意让棒子抚摸她那香香的脚丫!  意乱情迷的棒子终于冲破了无形的枷锁,他终于跟随着自己的感觉,他含住了张娟脚丫子上面的大拇指。  棒子!  张娟有气无力地挣扎着。  棒子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张娟的喊叫,当他一旦含住,舌头如同蛇一般在张娟的脚趾头上游走起来,棒子舔的如此投入,他已经轻轻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腰轻轻地弓着,双手紧紧地抱着张娟的小腿,似乎怀抱的是整个世界,似乎怀抱着一切和全部。  哦……棒子……停!痒!停下来!……  张娟被陌生的酥痒感折磨着,她说不清楚这种奇异的感觉,她想拼命挣扎,但却使不上力气,她想闭眼享受,却又娇羞难当。  然而此时的挣扎,竟然是那样的柔弱、这般的徒劳!  棒子肆无忌惮的舔舐渐渐让张娟迷失了自己,阵阵涌自心间的燥热让她的身体开始不安分起来,她不断地调整着自己,但总觉得没有着落,她尝试着躺在麦柴垛里,但少女的羞怯阻挡着自己,她心里万分沮丧,又万分慌张,同时,她又无比渴望,她甚至感到害怕:  她害怕棒子会突然停下来,害怕棒子会离她而去。  是的,此刻的张娟希望棒子不要停下,希望棒子的继续舔舐……  嗯……情不自禁的张娟又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这娇怯的呻吟,对于含弄脚丫的棒子来说再熟悉不过,当然,这种沉醉的天籁之音也是点燃棒子欲火的万能钥匙。  当棒子听到张娟的呻吟后,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两腿轻轻一松,帐篷顿时顶起。  棒子吐出张娟的脚丫,把它轻轻地放在腰后,然后起身跪在了张娟的双腿之间。  棒子……你……不要,回家……  张娟一脸红晕,语无伦次地呢喃道。  娟,我想要……棒子急不可耐地说道。  不要……  张娟欲拒还迎。  棒子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轻轻的附身,扶在了张娟的整个娇躯之上,他的双臂绕过张娟的头顶,托着了张娟的粉颈,火辣辣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张娟那双盈满秋水的清眸。  四泉交汇,风起云涌。  暴风雨的前奏,总是那么闷热,那么沉寂……  短暂的注视似乎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  张娟的滚烫触碰着棒子的火热。  只是四目相对,一切不言自明。  剩下来的鱼水情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  棒子颤抖着将手按在了张娟胸前的绵软。  张娟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隔着衣服,棒子体验着温热的饱满,那让所有男人垂涎欲滴的两坐玉峰等待着他的攀登,那娇嫩欲滴的肌肤,刺激着棒子的下身,让他不由自主地紧贴着张娟的小腹,轻轻摩挲着,旋荡着。  也只有不停的摩挲,才能让他有了片刻的喘息,才能让他分出精力,体验着无限的美妙。  棒子……别这样……  张娟依旧做着最后的挣扎。  最后的挣扎驱散了棒子最后的理智,让他变成了一团燃烧的**。  棒子隔着衣服搓揉了几下那两坐柔软滑腻的团团,然后撩起张娟的衣襟,将手伸进了那道双峰间的沟壑。  沟壑温润,如归故里。  沟壑隐秘,深不可测。  棒子的手,如同犁地的耙,从下往上,游走在两只小山丘的中间,左右的绵软,如同梦里的香吻,轻触着棒子那只轻微颤抖的手,似乎要将滚烫的痴情,化作永久不变的缠绵。  张娟终于放弃了挣扎,软绵绵地躺在麦柴垛里,她心情纷乱如同早春的飞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着一片白色。  而自己的身体,背叛了心里的矜持,只把那多情的思绪,放飞在鲜花初绽的田野,蝴蝶翩翩,蜜蜂嘤嘤,葡萄含进了嘴里,双脚伸进热水里,一切的一切,幻象或者思绪,都飘荡在无边无际的空中,散落在无边无际的田野,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棒子的抚摸,起伏,狂舞,醉了世界,忘乎所以。  张娟的一切,终于属于了棒子,而棒子所做的全部,都为了张娟此时此刻的满足。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纠缠在了一起纠缠的如此火热:身体和身体的摩挲,四只手臂的缠绕和纠葛,小腹和小腹的相抵,以及不知时候,那湿滑温润的双舌就缠绕、粘合在一起……  张娟的下体,湿的一塌糊涂;  棒子的胯间,膨胀着一根铁柱。  他们那么忘情地渴望着对方,似乎除了对方,这个世界早已不存在了一样!  棒子……深吻中的张娟喘了口气,嗲声嗲气地唤了一声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男生。  娟,我想要。  张娟将红红的小嘴朝棒子凑了上去。  棒子大胆地捉起张娟的小手,朝自己的裤裆里送了进去。  羞涩的张娟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乖乖地顺从了棒子的牵引,满怀渴望地把手塞了进去。  她的手触到了一团毛发,滑滑的,扎扎的;  轻轻下探,指尖碰到的是一根滚烫的热物。  张娟只觉得自己的下体一阵酥痒,似乎是身不由己般,她一把捏住那根滚烫的粗物,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掌心,她一刻都不愿放开,就像这么握着。  张娟第一次摸到男人下身的东西,可想而知她那难以克制的羞怯和慌乱,然而除此之外,又是排山倒海般的欲求和渴望。  张娟的身体渴望这根滚烫的粗根,渴望着它深入到自己的身体,渴望它带给自己满足,渴望它派遣自己的春愁,也渴望着它能排解一切的忧愁,还有那恼人不已的流言蜚语。  她紧紧地握了一会,闭着眼睛感受着它的硬度和温度,也享受着它那光滑的表皮,在自己手里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每当棒子用力的时候,张娟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它的躁动。  那是生命最纯真的躁动,是身体和身体的交流,不用任何言语,不用任何技巧,原始而热烈,本真而冲动。  棒子早已被张娟的小手套弄地急躁难耐,于是索性将小娥的校服朝上一推,好让自己清楚地看到张娟那两团饱满的白兔子,好让燃烧在胸中的那团火更加热烈一些、更加旺盛一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