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27

尽管月夜如水,张峰还是觉得浑身燥热。  在炕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但眼睛还是挣得明啾啾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实在熬不下去的张峰于是就披了一件单衣,一个人走了出去,在张慧慧家的庄院周围走了几圈。  云村户数不多,三三两两,星罗棋布。一座不大的青山,山腰的中间便是整个村落的落脚之地。满月的清辉带着梦一样的颜色,将山的静谧和山的厚实衬托的淋漓尽致。  山的对面依旧有人在唱着山歌,调子是那么的忧伤,那么的美丽,万转千回,欲说还休。偶尔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声虽然显得突兀,但也不至于让人觉得恐怖。  张峰叹了口气,坐在张慧慧家门前的石碾子上。  当张峰独自沉浸在淡淡的忧伤中不能自已的时候,院门兹呀一声被人推开了。张峰急忙回头,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缓缓飘了出来。  谁啊?  张峰问道。  我是慧慧啊,小木匠吗?  张峰听到张慧慧那甜甜的声音,连忙站起身来。  慧慧,这么晚了咋还不睡?  张峰问道。  张慧慧走上前来,笑着说道:热的睡不着。你也不是没睡吗。  张峰觉得脸上一阵发烫,连忙说道:也睡不着。热的很,出来透透气。  张慧慧嗯了一声,只是和张峰并排站着,没有搭话。  张峰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出来主要是看星星……  月亮这么明,哪来的星星呀?  张慧慧笑着说道。  不是不是,我说的意思其实是月亮,主要是看月亮。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儿个是十六。  那昨儿个的月亮圆不圆?  张慧慧侧着脑袋,瞄了一眼张峰,不经意的问他。  没有今天的圆。  这么说,昨儿个晚上,你还是出来看月亮了?  嗯。张峰有些难为情的答应了一声。  不圆的月亮也看啊?  张慧慧抿着小嘴,无声地笑了。  几句话下来,张峰就领教了张慧慧的聪明伶俐。张峰话本来就不多,这一来二往,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在张慧慧并没有刻意为难张峰,只是打趣的说了一句:夜晚这么好,人却要睡觉,想来真是浪费。  说完,她拿衣袖轻轻扫了几下石碾子,侧身坐了上去。  一起坐吧。  张慧慧看到张峰傻傻地站在一旁,笑着招呼他道。  张峰红着脸,默默地挨着张慧慧坐了下来。  小木匠?  嗯?  你听。  张慧慧指着对面的山崖,说了一句。  歌声依旧在继续,在微风里兀自飘渺。时大时小、时有时无的歌声无法连成完整的话语,而那忧伤纯朴的调子却格外地清晰。  小木匠?  嗯?  你唱过山歌吗?  唱过。  那你唱一段,我听听。  可我唱的不好。  张峰撒了个谎。实际上,张峰的歌声是整个云村最好听的,只是他很少显露,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大多数情况下,张峰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地哼上几句。  没关系。这儿只有我一个,唱吧小木匠。  张峰低头想了想,然后清了清嗓子,轻轻唱了起来:  大雁雁回来又开了春,  哥哥我心里想起个人。  山坡坡草草黄又绿,  又一年哥哥我在等你。  牵牛花开花在夜里,  哥哥我有个小秘密。  日头头升起来照大地,  看得清我也看得清你。  山丹丹开花羞红了脸,  妹妹你让我咋跟你言?  司马光砸缸就一下,  豁出去告诉你我心里话。  黑夜里月牙牙藏起来,  扑通通搂住了妹妹的腰。  云从了风儿影随了身,  哥哥妹妹从此不离分。  张慧慧痴痴地听着张峰清越的歌喉,心儿像是长上了翅膀,随着张峰音调的变幻而在空中上下飞舞。  张峰停下来的时候,张慧慧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远方,许久之后,才悠悠的说了一句:  真好听。  张峰听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夸赞自己,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  唱的不好……  张峰低下头来,红着脸说了一句。  好听。比山崖那边的好听多了。  张慧慧说道。  那边是谁在唱?  张慧慧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对了,你刚刚唱的歌我知道。还有一段,怎么不唱了?  张峰面如火烧,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看到张峰那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张慧慧抿着嘴笑了。  你好像改了人家的词,歌儿也只唱了一半。剩下的几句是这么唱的,张慧慧张开小嘴,接着唱了起来:  圪梁梁光光任你走,  一夜里三次你吃不够。  村东的河水哗哗地响,  妹妹我快活的直喊娘。  花瓣瓣落下果子熟,  要生个娃娃满地走。  眼一闭呀眼一睁,  改革开放就刮春风。  树苗苗长高要直上天,  哥哥你要进城挣大钱。  树叶叶落下只剩了杆,  哥走了我夜里长无眠。  烧开的水后有下锅的米,  马配上了鞍后没了人骑。  晴天里打雷真真个怕,  哥哥你在城里有了她。  一阵阵狂风一阵阵沙,  妹妹的心里如刀扎。  黄河水它流走回不去,  几回回哭得我快断了气。  大雁雁南飞秋声声凄,  荒了责任田你富了自留地。  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  这么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你。  唱到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时,张慧慧故意隐去了一个字,然后才略带忧伤地接着唱了这么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你。  张峰和张慧慧对这个字都心知肚明。他们两个都知道,原词是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这么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你,可是两个从未和异性深交的青年男女,当着对方的面儿却怎么都唱不出口。  不仅张峰不好意思唱出口,张慧慧照样也唱不出口。虽然张慧慧在云村是出了名的古灵精怪加高贵大气,但和女伴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互相之间几乎没什么是不能说出口的。  然而面对这个腼腆的小木匠,她第一次害羞起来。  小木匠,我唱的对吗?张慧慧幽声问道。  唱的对,也唱的好,像早晨的百灵鸟。张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唱全了?  我不好意思唱。  为什么不好意思?张慧慧红着脸儿,追问他道。  因为最后一句……不合适。  张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木匠,你有心上人吗?  张慧慧突然问他。  张峰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张峰当然有心上人了,心上人远在天涯,心上人近在咫尺。  心上人那曼妙的腰身就挨着自己,而心上人的心上人,又会是谁呢?  张峰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轻轻说道:我有心上人了。可是她不会喜欢我。  张慧慧失望地哦了一声,过来好一会儿,才问道:  为什么她不喜欢你呢?  因为我不过是一个小木匠,而人家是个大家闺秀。  你跟她说了吗?  没有。  你有没有像对面山崖边的那些年轻人,每天晚上对着你的心上人唱情歌?  张慧慧追问道。  没有。但是我给她唱过半段的信天游。  就像刚刚唱给我听的一样吗?  张峰点了点头。  那她什么反应?  她接着唱了下半段。  张慧慧突然低下头来。  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张峰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  她现在就坐在我的旁边。  张峰说完这句话,张慧慧沉默了良久。最后她抱怨天冷,张峰只好有些失望的说道:  那就回去睡吧。  张慧慧有些懊恼地说道:你想回不去吗?  不想。  我也不想。  张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脱下自己的外衣,替张慧慧披在肩上,没想到张慧慧使劲抡了抡肩膀,有些生气地说道:不要你的衣服。  张峰尴尬地站在她的身旁,手里捏着外衣,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  你过来。张慧慧最后实在不忍心看他继续为难,于是拉了一把张峰,好让他靠自己再近一些。  你想一个人的时候,说不定那个人也在想你;你不敢跟她明说,说不定那个人也不敢明说。张慧慧说道,你看两只鸟儿遇到一起,它们总是互相追来追去;你再看池塘里的青蛙,一到傍晚就呱呱呱地叫唤,为的是告诉自己的心上人:‘快过来呀,我在这里!’如果都和你一样,不敢去追,不敢去说,那多少好的姻缘将要错过呀!  张峰点了点头,终于说了一句:慧慧,我的心上人是你。  我的心上人是你。张慧慧把相同的话重新说了一句,然后把脑袋轻轻地靠在了张峰的肩膀上。  你要记得,今天晚上的月儿是我们的媒人。我们谁也不需要。不需要父母的安排,也不需要媒人的牵线。你想我想的睡不着,我也想你想的睡不着。我们两个身不由己地走了出来,然后遇到一起。不信你看天上的月儿,它多开心。  张慧慧像只乖巧的猫儿一样,不时地用脑袋挤挤张峰的胸膛。  他嘴笨,手可不笨。在默默中,他已经揽上了张慧慧的腰肢,他的面颊靠着张慧慧的头顶,秀发的温暖,让他的眼里盈满了热泪。  多日的相思之苦,终于换来了美人入怀。而同样是饱受煎熬的慧慧,此时此刻如同久飞的鸟儿,终于找到了落脚的枝头。  我们回去睡吧。  张慧慧最后抬起头来说道。  好。对了慧慧,等干完活,我跟你父母去说。我要娶你。  嗯。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  回去躺下,心花怒放的张峰更是睡不着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刚才的热拥,越想越燥热,越想越饥渴。他很后悔没有趁机亲上几口慧慧。而那句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  这么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你就像一把火,烧的他坐卧不安。  到了后半夜,他终于忍受不了心里的念想,偷偷的推开房门,朝张慧慧的房间摸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