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奸系列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135

棒子不解的问:人家说陈世美是个美男子,长的跟西施的老公一样,怎么就是骂我了?  棒子的母亲当然不知道西施又是那个村的,她怔了片刻,然后气势汹汹的吼道:你个猪脑子!从小带你看秦腔,你就没印象?  棒子木然摇头。  棒子的母亲气的直跺脚:我的个天啦!我们村的秦腔每年都唱,年年的内容都一样,每次都是《铡美案》啊!你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我就想不明白了:老师凭啥说你聪明上进学习好?老师是不是看我人老实,故意欺辱我呢?  棒子苦笑着说道:铡美案不就是包青天吗?唱戏的拿墨汁把脸涂成了一团屎,看着既害怕又恶心,我哪有看他!我是看那个女的,倒还不错,花枝招展的......  棒子母亲实在是无法忍受自己这个奇葩儿子了,她顺手抄起一截木棍,像孙二娘一样腾空跃起,然后双手狠狠的劈下。  棒子在母亲长久的鞭打中练就了一副灵魂的身骨,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他轻挪脚步,肩膀一斜,棒子就啪的一声砸落地下,断成两截。  包青天铡的就是陈世美啊你这个狗娃子!人家骂你是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啊!  -------------  想到此,棒子终于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小坏蛋的叫法。他捋了一把小娥那光滑娇嫩的小下巴,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你觉得我可爱,那我就可爱。虽然咱们村的男男女女可能都不会同意你的这个判断,但我不在乎。爱咋咋地,妈妈的。  小娥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说道:反正我是真心觉得你可爱,不像有些男人,我觉得可恶。  棒子点了点头:没错,可爱的反义词是可恶。  小娥刚准备接着给棒子撒娇,却突然听到西屋内传出了虚弱的声音: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把我撂在屋里想干个啥呢?  小娥和棒子双双惊呆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小娥更是害臊的不行,腆着个大红脸,难为情的想哭。棒子稍微好一些,一副大义凛然、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可是当棒子和小娥来到西屋门前的时候,隔着个翠绿se的门帘,两个人竟然都没有勇气揭开它。  小娥朝棒子使了使颜se,大概意思是棒子你先进去。而棒子在这个时候却故意抬头看着屋檐,若无其事的研究起屋檐上的燕子窝。  小娥气的拧了一把棒子的大腿,弄的棒子呲牙咧嘴的瞪眼睛。就这样犹犹豫豫的折腾了一会,小娥被棒子冷不防的推了进去。  寡妇脸se惨白,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她呼吸急促而虚弱,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谢天谢地,你醒了。小娥凑近炕沿,不敢抬头看上寡妇一眼,只是低着头望着地面,羞涩的说道。  寡妇看到小娥那副娇羞难当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她挣扎着说道: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只是听到屋外有人说话,我刚刚醒来。口渴......外面那个男的,是谁啊?  小娥慌乱的揪着自己的衣襟,难为情的说道:是我的一个邻居。  哦,寡妇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我还以为是你的男人。  我男人出去打工了......小娥连忙解释道。  不解释不要紧,这一张嘴,小娥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解释个屁啊。告诉寡妇自己男人外出打工了,然后和另外的男人在外面说悄悄话吗?  你说人家寡妇会怎么想呢!  小娥一边生着自己的气,一边担忧无比。  她弄不清楚到底寡妇是啥时候醒过来的,要是刚刚醒来,那么她和棒子刚刚在外面干的那事,至少绝大部分她都不会听到。可是要是早就醒来,那么......  羞死人了!  小娥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于是试探的问道:大嫂子,你感觉咋样?  疼。寡妇皱着眉头说道。  疼的厉害吗?  嗯。  哦。你是不是醒来了一会儿了?  嗯......寡妇应了一声,然后又连忙改口道,没有没有,我刚刚醒过来。  哦,小娥明白了**分,那你先躺着别动,尤其是别挪动双腿......你下面的血是止住了,但是伤口有些大,你要是一动弹,可能会裂开的。  寡妇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小娥,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给你倒杯水去......小娥连忙说道。  麻烦你了。寡妇说完。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  小娥一从屋内跨出来,就一把扯住在门外偷听的棒子,把他拉到了院外。  麻烦大了!小娥忧心忡忡的说道。  咋?  寡妇早就醒了!  早就醒了?棒子有些担心的问道,那我们两个......她听到了多少,你估计?  百分之八十?小娥不是很确定。  没有?棒子有些不相信,我们两个时间长了去了,半小时以上,依我看,寡妇顶多醒来几分钟。  但愿如此!小娥说道,可是最后的那当儿,我们两个......哎呀,羞死人了都!  小娥晃着双肩,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庞,嗲嗲的抱怨着。  棒子当然也是无计可施。但是他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多就是碰见寡妇的时候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干那事的时候被人听到或者看到是件挺让人尴尬的事。  嫂子没关系的,无论是听到还是没听到,或者是听到了多少,我们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就不好意思打听。而且,棒子凑近小娥的耳边,神秘的说道,她和村长干那事的时候,我也听到了的。  你!小娥杏眼圆睁,有些生气的盯着棒子。  棒子有些心虚,连忙安慰道:嫂子你先不要多心,听我解释。我半夜里去了村长家,为的其实就是别让那个咋八怂再来so扰你!  小娥一愣,问棒子道:你说啥咧,我咋听不来?  我早就知道村长和寡妇之间的事了,而且昨晚儿我和张熊商量好了一起去的村长家,我本来是想着让那个长舌妇王晓雅发现村长和寡妇正在干那事,可最后的结果似乎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我的天啦!小娥惊叫道,寡妇的伤是不是......小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棒子有些沮丧的低下头来,小声的说道,十有**是王晓雅干的。出手实在是太狠了!  你快说!你到底是咋弄的!  当小娥了解到寡妇的伤跟棒子有关系的时候,她有些不淡定了。  是这样的,村长这个咋八怂等王晓雅睡着的时候偷偷钻到旁屋和寡妇干那事。  天啦,你的意思是说,寡妇住在村长家?  嗯呢!这个消息还是张熊告诉我的,我一听就不对劲,当时就断定村长和寡妇之间有事情。果不其然,我和张熊在他家柴房等到大半夜的时候,寡妇就光着身体,悄悄的钻到村长和王晓雅的房子,然后就又偷偷摸摸的回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和张熊就看到村长只穿着一个裤头,蹑手蹑脚的从屋里出来,然后就钻进寡妇的屋子里面了。  哦,小娥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嗯呢,我和张熊听到村长一进去,两个人就好像干上了。但是那个王晓雅睡的跟猪一样,鼾声如雷的,就算人家寡妇和村长干上十次,她也不可能醒来。我没有办法,就拿了一根棍子,从窗户里面伸进去,把王晓雅给戳醒了。  聪明的棒子并没有详细的描述他是怎么戳醒王晓雅的。如果小娥知道棒子这家伙把木棒伸进了熟睡中的王晓雅的那个地方,恐怕小娥是不会放过棒子的。  你也真是的!人家你这不是害人家寡妇吗?不是也害那个王晓雅吗?小娥抱怨道。  嫂子你听我说。这个王晓雅的人品很差,你不是不知道。而且不管别人怎么说村长那个咋八怂,她都认为别人是胡说八道,她甚至会骂那些说真话的人多事。这样的女人,除非让她亲眼见到自家的男人的真正德行,她是不可能相信别人的话的。  小娥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倒也是。反正王晓雅那个人说话很让人讨厌,不过我基本上不和这种人来往。势利的很,动不动就当官啊发财啊ri子过得多么多么好啊......烦死人了。  棒子说道:是啊。所以我出此下策。可是没有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  唉!小娥无奈的叹息道,你当然是为了我好,可是你把人家寡妇害惨了......不过你也是个好心人,要不是你及时发现她,啥后果咱都不敢想象!  棒子愧疚的低下头来:嫂子你说的是。所以我恳求嫂子先让寡妇呆在这儿养伤。我是这么想的:只要有寡妇在你这儿,村长他就是有十个胆儿也不会再来so扰你。  小娥说道:这倒也是。  棒子接着说道:而且王晓雅肯定会和村长闹,这么一闹,那个咋八怂也多少回收敛收敛。你说是不是。  那行,小娥被棒子说动心了,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就按照你说的来,让寡妇在我家养伤。我晚上一个人住,有时候也害怕。你个小坏蛋,又不来陪我过夜。你说你讨厌不讨厌。  嫂子!现在还不是时候呢!等我上完学,娶了你,天天晚上我就陪你睡!  小娥幸福的靠在棒子的怀里,柔声说道:不管怎样,我是爱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