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悠悠影院,人人干,欧美性图,唐朝av,涩涩片影院日本系列,成人小说区

首页  »   激情小说  »  白骨精女王

踩踏这两只失去双眼的血食象没头的苍蝇般惨叫着四处乱转,想起被他们轮
奸而死的凄惨,我就恼的咬牙切齿,吃过人的我此刻已失去所有的人性,心肠变
的如蛇蝎一般,看他们狼狈不堪的怪样,我冷笑着慢慢抬起被鲜血染红的细高跟,
轻轻的放在一只血食的头上,巨大的恐惧立刻就笼罩住他的全身,这只血食吓的
一动也不敢动,我的脚腕随意的动了动,恐惧就在他的身上迅速蔓延,慢慢享受
用高跟鞋杀死仇人的极度快感,我的心里美的比蜜都甜,那血食吓的身子开始乱
颤,突然屎尿俱下臭气熏天,我厌恶的蹙起细眉,脚下的高跟鞋立即狠毒的踩了
下去,血食的狗头紧贴住地面,他没命的挣扎着想把身子翻转,无奈眼睛瞎了什
么也看不见,情急下张开嘴四下乱咬,我得意的看他的狗嘴巴徒劳的一下下咬空,
渐渐的速度越来越慢,趁他一次张嘴的瞬间,我那极美的致命细高跟轻巧的刺进
他嘴里面,又轻轻的一搅,可怜这血食满嘴的狗牙,被尖锐的细高跟一下蹦碎完,
血食嘴里含糊的惨叫,怪异的声音逗得我笑的花枝乱颤,突然我把俏脸一寒,杀
意顿现,只听咔嚓一声,伴着血食一声惨烈的哀号,尖利的细高跟已深深刺进他
的脑袋里,在他的后脑露出一截,竟把他的脑袋刺穿,血食痛苦的在地上剧烈的
抽搐,鲜血喷涌而出,我咯咯娇笑着用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前掌踩住他的脸,慢
慢拔出鲜血淋漓的细高跟,小巧的三寸前掌接着狠踩他的脑袋,开始残忍的践踏,
血食的脑袋瞬间就破碎在我的高跟鞋下,碎骨和脑浆在我脚下发出醉人的声音,
让我舒服的微闭着美目浑身乱颤,践踏的快感刺激起我更加淫荡而邪恶的狂虐欲
望,寻找剩下的那只血食,只见他吓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爬出很远,我踩着细高跟
妖冶的向他走去,细高跟叩击地面发出清脆的杲杲声,吓的他满嘴的牙齿咯咯响
成一片,我把细高跟慢慢放到他的胸前,他立刻就抱着我的脚拼命的舔,等他将
我高跟鞋上的血迹舔完,我狠命的将细高跟刺进他的胸间,只听噗嗤一声,6寸
的细跟全部刺进他的胸膛,把他的心脏刺穿,血食倒地痉挛,复仇的快感激起我
不可遏制的兴奋,我在血食的尸体上不停的狂踩,美妙的娇躯扭动的妖冶而性感,
尖锐的细高跟不一会就将他们的尸体刺成筛子一般,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七只血食转眼间就被我玩死四只,我突然不想那么快就将剩下的三只送上西
天,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岂不更好玩?吩咐丫奴给一只血食戴上一个内外
圈都是利刃的狗项圈,自己高傲的坐在白骨宝座上,接过项圈柔软的细皮绳,轻
轻的一拉,那血食就疼的惨叫不停,紧张的跟着我拉绳的方向飞快的爬动,一点
也不敢怠慢,紧张的模样狼狈不堪,逗得我娇笑连连,不知不觉那血食就被拉到
骷髅头踏脚凳前,我拉紧皮绳,让那血食张开嘴,把一口香唾吐进他嘴里面,玲
珑大眼眨也不眨的盯住他看,血食吓的浑身发毛,身子却激动的抖成一团,我忽
而又傲慢的垂下眼帘,樱口中娇滴滴说道:狗奴才,还认得我吗?七月七日夜,
你们轮奸的女人就是姑奶奶,可惜,现在我的美阴你只配用你的狗嘴舔了,哈哈
哈哈哈!张开嘴!。那血食早被我的妖魅迷的神魂颠倒,随着拉紧的皮绳乖乖的
爬到我脚下,殷勤的伸出舌头,卖力的舔起我的高跟鞋底,等他把我的鞋底舔完,
我把要命的细高跟又伸进他的嘴里面,娇笑着随意一搅,这狗奴满嘴的牙无一幸
免,这样他舔起我的小穴才更舒服一点,我慢慢的褪下白纱喇叭长裤,食指向着
那狗奴勾了两下,他急忙伸头凑向我的胯下,满脸都是谄媚的贱笑,弄的我十分
厌烦,纤手轻巧的一挥,一巴掌扇在他狗脸上,尖利的指甲随着巴掌的余威,把
他的贱脸划出五道血线,血食疼的嘴里乌里乌鲁的乱叫,委屈的看着我,我把美
目一瞪,吓的他急忙伸出舌头,开始给我舔阴,这血食的舌头还真长,他又卖力
的拼命伸直,刺进我的小穴深处,让我舒服极了,仰坐在白骨宝座上,双手抓住
他的头发,我自己控制抽******的速度,慢慢的进入佳境,双手把他的头摇成拨
浪鼓般,那血食早就晕了,颈椎竟被我摇断,我的高潮一过他就浑身瘫软,变成
一具半死不活的废物,被我一脚踢下台阶,身上的血肉顷刻间就被我的四个丫奴
凶猛的啃食完。

  还剩下两只血食,我命丫奴将他们全身的衣服脱光,脖子上套上项圈,我要
让他们做我的人龟,驮着我爬着玩儿,驱赶到我的骷髅头踏脚凳前跪好,再搀扶
我慢慢下了骷髅宝座,我抬脚踏上人龟的脊背,小巧的三寸前掌稳稳的踩住它们
的脖子,细细的高跟就踏在它们的脊梁骨上,尖锐的细高跟锋利异常,一个血点
在一只细高跟下渗了出来,疼得那人龟身子一抖,险些将我摔了下来,还没等我
发作,丫奴们一顿皮鞭,打的那人龟再也不敢动弹,我垂眼看着超高跟鞋起伏的
优美曲线,高高挑起我本来就极为魔鬼的身材,不由得发出一阵放荡的浪笑。心
里得意极了。

  我傲傲的站在两只人龟背上,残忍而又性感,显得美艳高贵之极,我的细高
跟在人龟背上只轻轻一点,两只人龟就惨叫着齐齐爬动,谁慢了点就会被我用细
高跟点刺,所以人龟爬的又快又齐,在我兴奋放荡的娇笑声中,人龟痛苦不堪的
爬着,一点也不敢怠慢,真的很象两只大乌龟,乐的我不停的咯咯娇笑,脚下尖
锐的细高跟在人龟背上不住的急速点击,两只人龟拼命喘息着爬的越来越快,细
细的高跟刺入它们的皮肉,鲜血染红他们的脊背,人龟在我脚下发出痛苦的惨叫,
让我舒服的浪声娇呼,脚踩的也越来越重,人龟开始发出凄厉的嚎叫,痛苦的浑
身发抖,嘴里含糊的哀求我放过它们,但却也不敢停下来,哼!我才不去管它们
的死活呢,我只要自己享受快感,反正有的是人做我的龟奴,玩死他们在去捉就
是。

  在我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狠毒残忍的践踏下,人龟背上开始出现一个个被细高
跟刺出的血洞,两只血食再也承受不住,一不小心将我摔了下来,一瞬间白骨洞
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两只人龟吓傻了,虽然它们不可能摔到我,但狂傲成性的
我仍然恼羞成怒,迷人的樱桃小口中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浪笑,四个丫奴也
不敢在吃,一起爬过来跪在我脚下,小心的将我细高跟上和小巧前掌上的血迹舔
干净,我抬脚踩在一个丫奴脸上,让她舔着我的鞋底,娇声说道:没你们的事,
去吃吧,美目寻找那两只血食,见一只正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不停发抖,我傲慢的
踩着细高跟袅娜的走了过去,把那血食吓的不停的咚咚叩头,匍匐在我的脚下,
拼命的舔着我的细高跟,我冷冷的一脚将它踢翻,伸出一只脚踩住他的脑袋,将
细细的高跟对准它的太阳穴慢慢划动,那血食吓的一动也不敢动,我娇笑着垂眼
欣赏着自己细细的高跟,动了动脚腕,细眉一挑,就狠毒的踩了下去,只听咔嚓
一声,伴着一声惨烈的长呼,我的细高跟深深刺入人龟的脑袋里,鲜血喷涌而出,
将我雪白的细高跟凉鞋染成血红,我得意的咯咯娇笑,用另一只鞋的小巧三寸前
掌一点那人龟的脑袋,就将细高跟拔了出来,踏着阴风,身姿美妙的飘在空中,
看那人龟在地上痛苦的垂死挣扎,见它一动不动的死透了,我才缓缓落下,转妙
目寻找另一只人龟,见它已躺在地上昏死过去,勾指就将它招到脚下,用细高跟
挑起它的眼皮,在它的眼珠上划来划去,口中不住的咯咯娇笑,剧烈的疼痛让它
醒了过来,看到我美艳狠毒的俏脸,吓得他绝望的嚎叫,我立即兴奋的将另一只
脚也踩了上去,锐利的高跟从眼窝里******进它的脑袋,鲜血和脑浆从双眼涌出,
我纵身跳了起来,细高跟将它的眼珠挑了出来,看着它临死前的一阵剧烈痉挛,
我残忍的咯咯浪笑,细细的高跟上面还穿着它的两个眼珠。

  用细高跟刺杀了两只人龟,我心中的怒火才慢慢平息下来,静静的躺在骷髅
玉床上眯眼养神,两个丫奴在一旁侍侯我,轻轻的含着我的脚趾,舒服的我不时
发出一声娇吟,另两个丫奴不知什么时候将一个孕妇捉了进来,孕妇的前胸已被
她们剥开,露出两只白白的乳房,鼓鼓的已有奶了,我顿时眼睛一亮,心想这下
我可以吸食人奶了,见那孕妇奴性十足的看着我,眼睛里已没有惧意,我一阵冷
笑,心思等会我就会让你知道我是吃人的妖精,自己走过来喂我吸奶的,只见我
悄脸一变,顿显令人万千怜爱之色,转瞬又将高挑的细眉微微一蹙,嘟起樱桃小
口,说不出的迷人摸样,那孕妇果然着了道,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下,慢慢的膝行
着爬到我的白骨玉床前,手捧着一只乳房,送到我的嘴边,脸上满是爱怜之色,
恨不得将一身血肉献与我吃了,我冷笑一声,微启樱唇,含住她的奶头,慢慢的
嘬着奶经,不时舒服的挑挑细眉,心里美极了。

  至此以后,每天清晨,在我似醒非醒的时候,丫奴们就会捉来成排的奶食跪
在我的白骨玉床边,等着让我吸食,我微闭着妙目,斜躺在白骨床上,似睡非睡,
樱桃小口含着乳头,美美的吸食着甘甜的乳汁,奶食们战战兢兢的在我的白骨床
边跪成一排,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偶尔有过于紧张的奶食发出声响,将我惊醒,
那就是她的死期到了,这时我才会傲慢的抬起眼帘,迷人的玲珑大眼一眨也不眨
的慑住这大胆的奶食,咯咯娇笑着慢慢伸出我的纤纤食指,用尖尖的长指甲挑起
她的脸蛋慢慢玩弄,奶食早已吓傻了,任我用尖利的指甲狠毒的划开喉咙,将她
的血肉吸干,剩下的奶食们吓的再也不敢出声,因为她们知道,只有乖乖的做我
的奶食,才能多活几天。

  随着我的妖法增强,我需要吸食的血食和奶食大增,我的胃口变的越来越贪
婪,四个丫奴满足不了我的使唤,这日我很快就玩死所有捉来的血食,烦闷的端
坐在骷髅宝座上,眼珠一转,勾手拘来几个野兽骸骨,垂眼得意的看自己纤细的
尖尖食指在空中划着圆圈,突然地下的野兽骸骨腾起黑烟,烟雾中一只只狰狞的
兽头怪物依次出现,人的身体上分别长着狮头虎头熊头狼头,全身皮甲鲜明,凶
猛强悍,见了我这娇美的女妖,这些怪物仿佛都吓破了胆,畏惧的一个个趴在地
上,乖乖的象我的宠物,随着我浪声的娇叱,这些兽头的怪物唯唯诺诺,纷纷给
我叩着响头,立时就被我的妖法慑住,从此成了我的兽头奴,我又将自己的高跟
鞋伸出,用尖尖的细跟一个个点着那些怪物的脑门,狠毒的留下自己独特的小骷
髅头图案,预示着这些怪物从此成了我的私物,只为我效命,谁也无法收服,不
等我吩咐,这些兽头奴立即争先恐后的出洞,不分昼夜的为我捉拿血食,白骨洞
中从此昼夜不分,捉来的血食不计其数,我只要高兴,睡醒时就会随时吃人吸血,
洞中回荡着我淫荡的浪笑和血食们的惨号,被我吸食而死的血食尸骨堆满山谷,
化为更为强烈的怨毒,这些怨毒又被我吸取,让我变得更加乖臬狠毒……

  在地狱般的白骨洞中我为所欲为,任气指使,美艳的绝色和异常狠毒的心肠,
让我成为最残忍独特的白骨美妖,刺激着那些血食脆弱的灵魂,看着它们对我崇
拜恐惧交织,奴性十足的眼神,乖臬异常的我就得意万分,我的脾气变幻无常,
时好时坏,我发起脾气来经常变着各种狠毒的法子折磨血食,在它们的惨嚎声中
兴奋的咯咯冷笑,看着它们怕的要死的怪样子,我才会快活起来,心血来潮时我
会命兽头奴们将一个活人的皮慢慢剥掉,只留下他的脑袋不剥,让他看着自己血
肉模糊惨不忍睹的怪样子,和我美艳绝伦的娇态,让他从心里哀叹自己的卑微下
贱,无奈的看着我这蛇蝎般狠毒的绝世美妖精,我残忍而冷酷的娇笑着,用细细
的尖利高跟去刺他那剥去皮肤的血肉躯体,陶醉的听他发出来自地狱的惨叫,不
由发出畅快的呻吟,魔躯涌起异样的性满足……

  做白骨精女王的日子真快活啊,养尊处优的美妙感觉让我的心肠变的越来越
冰冷傲慢,复仇的快感并没有让我恢复人性,在一个诡异的洞窟中,一个寂寞的
美女妖精只会变的更加自恋,我痴迷于让自己变的更加美貌,虽然我的容貌已经
艳绝人寰,娇贵的身子变的越发慵懒,慢慢的我发现吸食男人能增强我的妖法,
只要我愿意,樱唇中吐出的气息随时能轻松的把一个成年男人吹出数丈远,纤巧
的食指勾动时有一股无形的魔力,诡异的把我想吸食的猎物勾到身边,而吸食女
人却能增加我的妖艳,让我变的更加娇媚迷人,一举一动都娇态毕露,从而将可
怕的妖法隐藏于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体,轻描淡写中散发出的致命杀伤力才更可怕,
我心中的傲气疯狂滋长,奴役尽所有的人才会心甘。

  前生的记忆慢慢恢复,遭受凌辱的痛苦记忆加上魔躯蕴含的万千骷髅怨毒,
加剧了我狠毒的妖变,我终于彻底的变成一个失去人性的冷血狠毒女魔,以人为
血食,心肠毒如蛇蝎一般,我不满足白骨洞窟的简陋,吩咐手下的兽头奴抓来很
多工匠,按我的意愿在洞里大兴土木,要把白骨洞变成自己心目中富丽堂皇,人
类眼中阴森可怖的宫殿,好尽情享受这醉人的女王生活,我的四个丫奴真是我肚
里的蛔虫,她们抓来的都是鞋匠裁缝,逼着他们连天加夜的为我定制各种高跟鞋,
过膝长靴,珠宝帘衣,性感乳罩,珍珠宝石内裤,式样必须新奇别致,工匠们都
被逼的江郎才尽,最后做出的衣物件件性感万端,为让他们做出的衣服成为绝品,
这些工匠最后都被我狠毒的踩死在高跟鞋下面,匠人们的鲜血换来我更加惊人的
美艳,在兽头奴和丫奴们的惊呼声中,我一件件换上这些衣服鞋子,享受那极为
兴奋而销魂的快感,我的发型始终保持妖变时的古典式样,长长的稚鸡翎在头上
神气的飘摆轻颤,将我的俏脸衬托的更加娇美,一举一动都雍容华贵,高贵傲慢。
  
工匠们连天加夜的苦干,累死和偷懒的工匠都被我手下的兽头奴连骨头都不
吐的全部吃完,新的工匠不断被捉来补充死的,我的洞宫很快就改造完,丫奴们
小心的侍候着我从白骨棺床上起身,又牵来两只人龟让我踩踏着走到大殿前,我
随意的点着脚下的细高跟,享受着践踏柔软人龟脊背带来的快感,慢慢欣赏着变
的比阎罗殿还要恐怖的洞窟,满意的娇笑连连,脚下的人龟却已吓的浑身乱颤,
原来我的美宫已变成一片雪白的人骨骷髅头山,散发出的森森鬼气把脚下的人龟
吓破了胆,小身子颤抖的让我心烦,恼的我狠命的猛跺纤足,也止不住他们的颤
抖和哀号,突然脚下一软,这两只人龟的小命不知不觉中就在我的脚下玩完,我
抬脚冷冷的踢开他们的尸体,慢慢的踏上铺满骷髅头的台阶,满心欢喜的看着这
诡异万端的巨大宫殿,细高跟叩击着脚下空空的骷髅头,发出清脆的杲杲声,散
发出惊心动魄的狠毒和性感,骷髅头台阶边是白骨扭结的护栏,每隔四阶有两个
狰狞的骷髅头分列两边,洞壁边是扭曲的完整人骇骨交错纠缠成的高大白骨墙柱,
头顶是青白的镂空人骨天花板,一具具人骨连成诡异的图案,垂下四只层层叠叠
的环形骷髅头吊灯,上面的骷髅头吐出碧绿的火焰,照的洞中纤毫毕现,将我本
来就雪白的俏脸映的更加雪白,平添几分诡异的美艳,慢慢的走在高高的骷髅头
台阶上,我不时傲慢的垂眼欣赏着自己踏在骷髅头上的小巧超高跟鞋尖,再抬头
看看美妙的人骨天花板,不觉走到整修一新的骷髅头宝座前,宝座前的踏脚凳已
变成一个四层骷髅头拼成的阶梯状巨大梅花瓣,我扭身踩着这踏脚凳兴奋的坐进
骷髅宝座里,我那穿着超高跟鞋的纤足随意的踩在踏脚凳上端最小的梅花瓣上,
散发出逼人的高贵性感,宝座后又是密密麻麻的骷髅头组成的巨大花瓣,花瓣暗
示着我作为女妖的娇美身份,带来的诡异美自不待言。

  突然看到骷髅头台阶的下面还剩下几十个半死不活的工匠,我冷笑一声,娇
滴滴的说道:「我就是传说中的白骨精,今日见了我你们也不算白活一场,只可
惜我有些饥渴了,只好先把你们当作我的血食,来祭我的新洞宫」工匠们吓的连
滚带爬的在骷髅头台阶下跪倒一片,叩头声此起彼伏,咚咚如擂鼓一般,我坐在
高高的白骨宝座上笑颜如花,美滋滋的享受着血食们的响头,心里得意的比蜜还
甜,等到他们把脑袋都磕烂,骷髅头台阶下飘来鲜血的香甜,我微闭着美目深吸
一口血香,突然间妖性大发,变得十分凶残,美目如冷电般慑住下面的血食,手
扶白骨宝座上的骷髅头傲慢的缓缓起身,冷冷的甩掉身上的白纱披风,俏立在那
花瓣形骷髅头踏脚凳上,露出魔躯上异常性感的妆扮,玉腿上紧裹的尖尖细高跟
过膝长靴将我的娇躯挑出傲人的曲线,散发着惊人的妖艳,一条雪白的小巧玉骷
髅项链挂在颈间,勾住酥胸上华贵的珍珠宝石乳罩,上面是一圈圈的硕大珍珠环,
围住乳头处散发着异彩的精巧绿宝石锥盘,乳罩下垂着诡异的蛛网状珍珠链,紧
裹住我那平坦的腹部和小蛮腰,往下延伸变幻,在羞部变成一条极为性感的蛛网
超短裤,正中的小骷髅头状红宝石遮住阴唇,闪烁着妖异诱人的艳光,挑逗到极
点,性感的嚣张衣装裹住我那极为完美的娇躯,散发出可怕的魔力,吸引住所有
人的眼,台阶下即将成为我血食的工匠们突然停住叩头,一个个目瞪口呆,傻傻
的看着我,显然已被我慑住,忘记了我是吃人的女妖精,看着他们眼中发出的奴
性我暗暗冷笑,得意的把自己的细高跟长靴慢慢抬起,傲慢的踩向踏脚凳的第一
层骷髅头,细细的高跟点击在其中的一个骷髅头上,发出清晰的脆响,将所有的
血食眼睛都集样的感觉让我兴奋异常,我傲慢的垂下眼帘,缓缓走向他们,心中涌起的阵阵强
烈快感让我酥胸坚挺,美臀微翘,款款移动的身姿摇曳而淫荡,迷的白骨洞里所
有的生灵都匍匐在地,恨不得立即就变成我脚下的骷髅头,任我的细高跟叩击出
迷人的脆响,心甘情愿的接受死神的呼唤,将一身血肉献给我吸食…

  我浪浪的扭动着娇躯款款而下,暗自陶醉于自己的高跟鞋叩击骷髅头的脆响,
对血食们来说,走下台阶的时间似乎突然变得漫长,前面的几个血食再也忍耐不
住这致命的诱惑,一个个奴性大发,怪叫着爬向铺满骷髅头的台阶,迎面朝天横
躺在台阶上,心甘情愿的要做我的人肉垫脚石,尖利的细高跟毫不留情的踏在他
们身上,脚下顿时一片惨呼声响,被我踩中的血食工匠无不肠翻肚烂,抽搐着苟
延残喘一阵,小命顷刻间玩完,我厌恶的蹙着细眉,脚尖连挑,被踩死的工匠尸
体翻滚着飞下骷髅头台阶,几个兽头奴急忙飞身接住按在地上,口中呜呜怪叫着
等我处置,我可不喜欢吸食这些死去的血食,美目扫了一眼兽头奴们,娇声说道:
「你们吃了吧」可怜这几个献殷勤的工匠,立即被我的兽头奴们连骨带肉的吞下,
连一点肉渣也不曾剩下。

  活着的血食们不敢再爬过来,龟缩在一起吓的浑身筛糠,这时我已走下台阶,
傲慢的看着血食们怕的要死的怪样,樱口中不停的咯咯娇笑,妖冶的美目发出诱
人的艳光,高傲的慑住这些工匠,一双玉手慢慢弯作纤细尖利的爪状,狠毒的抓
向工匠们栖身的地方,十几缕血线立即从人群里射出,凌空飞进我的樱桃小口中,
我陶醉的微闭美目,口中噬噬作响,转眼就将这十几个工匠吸成干尸皮囊……

  十几个活人的血肉进入我的魔躯,我变的燥热难当,欲火淫荡的升腾,媚眼
如丝娇躯狂如扭,急忙腾身飞回白骨棺床,听到我那疯狂的呻吟,八个丫奴立即
乖巧的围上,两个跪在床前含住我过膝长靴的细高跟,慢慢分开我的长腿,另两
个丫奴立即跟上,一个舔我的阴唇,一个舔我的菊花,两个丫奴架住我的玉臂,
让我躺在她们身上,剩下的两个丫奴含住我的乳头,用柔软的舌尖不停拨撩,眯
眼看着脚上的细高跟被两个丫奴含在口中,阴户里蠕动着丫奴的舌头,浪得我心
醉神迷,一阵强烈的快感潮水般涌来,我忍不住放荡的浪声尖叫,娇躯剧烈的扭
动,接着羞部就是一阵强烈的痉挛,那消魂的性高潮就来了……

  这日我正在吸食一只肥硕的奶食,心中想着那难以如愿的长生不死,不禁有
点惆怅,两个个丫奴忽然从外面巡山回来,跪在白骨棺床的骷髅台阶下,喜气盈
盈的齐声禀告:「恭喜少奶奶,那唐朝和尚来了!」听到那唐僧到了,我瞬间有
点迷茫,转眼间就兴奋的咯咯娇笑,三两下就将奶食吸干,抬脚将她踢开,转身
坐了起来,纤纤玉手玩弄着长长的秀发,俏脸生春,原来那唐僧是十世修行的童
子之身,金禅子转世,生的是仪表堂堂,非阳非阴,听人说吃了他的肉还能长生
不老,这让我更是想将他捉住享用,只是他的大徒弟孙悟空十分厉害,我必须小
心从事,想到不能立时如愿,我不禁心中十分懊恼,恨的不住的咬牙切齿,恼怒
中抬手就割开一只血食的喉咙,嚣张的嘟起樱桃小嘴一口将他吸干,将尸体拘到
我脚下,用细高跟一下下狠刺,恶毒残忍的发泄我心中的焦躁,口中却不住的浪
声娇笑。

  这时一只兽头奴匆匆跑了过来,跪在骷髅台阶下不住的叩头,喘着粗气向我
禀报:「少奶奶,大喜事!大喜事!那孙猴子被元始地尊捉了,正关在他的困仙
笼里。」听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扭身就站了起来,妙目流彩,伸脚踩住那兽头
奴的头,迎面发出一阵放荡的浪笑,原来这元始地尊虽然平时道貌岸然,实际上
却是我的脚奴,几年前被我的美貌和高贵迷住,死心塌地的做了我的脚奴,常常
变化了来舔我的脚趾和高跟鞋,这猴子即是被他捉了,还不就是我的了,想到这
里,我决定亲自去他的洞府,立即把那孙猴子弄来害死。

  我踏起阴风,转眼就来到那元始地尊的洞府,两个守门的妖童见到我,急忙
跪迎,我冷冷的用细高跟长靴将他们踢开,傲傲的说道:快让你们的主子出来见
我,不多时,就见元始地尊急猴猴的跑了出来,见了我,激动的浑身颤抖,扑通
一声就跪倒在地,低头就想来舔我的靴尖,我怎能让他轻易如愿,转身轻巧的躲
开,故意在他面前袅娜的走动,让我的细高跟敲出迷人的声音,弄的他魂都飞了,
一双色眼死盯住我的脚,口中发出含糊的声音:少奶奶,白骨女王,您怎么亲自
来啦,快让我孝敬孝敬您吧,奴才受不了啦,我得意的咯咯娇笑,冷冷的说道:
快把那孙猴子给我送到白骨洞去,我要吃它的油泼猴脑!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
回的回我的白骨洞去了。

  回到洞中,我慵懒的坐在白骨宝座上,纤纤玉手随意的敲击着骷髅头,让八
个丫奴轮番给我舔着人皮高跟长靴,等那元始地尊把孙猴子送来,少时,元始地
尊拘着困仙笼匆匆而来,远远的跪在骷髅台阶下,先给我叩了几个响头,这才开
口说道:少奶奶,我把孙猴子给您送来啦,请您享用!我得意的咯咯娇笑,起身
款款走下骷髅台阶,傲慢的抬脚让那元始地尊将我的靴底和细高跟噙在口中,给
我舔干净,才转身回到白骨宝座上,让丫奴将那困仙笼抬到我脚下,娇笑着抬脚
对准孙猴子的脑袋就是一阵乱刺,那猴儿满不在乎的高叫:用力点!再用力点!

  猴头上只留下几个白点,吓的我花容失色,要知道我那尖锐的细高跟锋利异
常,若是寻常人早就皮破血流,一命呜呼了,看起来这孙猴子的头果然坚硬,还
真是不好对付,这时一个丫奴附耳悄声的告诉我:少奶奶,您怎么忘了您的那双
水晶细钻高跟鞋了,何不换上试试。闻言我点头称是,立即吩咐丫奴们侍侯我换
上,垂眼欣赏着那足有六寸高的钻石细跟发出的夺目光芒,我傲慢的挑了挑脚尖,
凶狠的向那猴子刺去,那猴子见事不妙,张口就咬住我的细高跟,只听嘎嘣一声,
坚硬的细钻高跟将那猴子满嘴的牙齿都咯的粉碎,乐的我咯咯娇笑,另只脚的细
高跟趁机猛的刺向猴子的眼睛,那孙猴子再也躲闪不开,细细的钻石高跟应声刺
入他的眼窝,将他的眼珠挑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那猴子松开嘴厉声惨叫,我趁
机拔出他口中的细钻高跟,刺向他另一只眼睛,将他剩下的那只眼珠也挑了出来,
没了双目的孙猴子那吃过这种亏,当下在困仙笼中上窜下跳,凄厉的纵声嚎叫,
让我兴奋的娇躯乱颤,放荡的浪笑在白骨洞里回荡。为了早日除掉这该死的猴子,
我将那困仙笼放在脚下,每天都穿着我那双水晶细钻高跟鞋,娇笑着残忍的狠刺
那孙猴子,连续七天的狠毒折磨和没吃没喝,让那孙猴子变的极度虚弱,再也没
了那齐天大圣的威风,我又命兽头奴将他的手爪从笼中拉出,用我的细钻高跟每
天踩碎一根,这样就又过了十天,又用十天将他的脚趾如法炮制,再看那猴子已
奄奄一息,我心思若让他死了那猴脑可就不好吃了,这才吩咐丫奴们烧好一瓮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