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悠悠影院,人人干,欧美性图,唐朝av,涩涩片影院日本系列,成人小说区

首页  »   长篇连载  »  金鳞岂是池中物,遇水即化龙186

沙弼风光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又回去打理那两家摩托店了,他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环视着自己狭的办公室,心里很是失落,像侯龙糖样天天锦衣玉食,一句话就能把一方的顽主都聚集起来,那才叫生活呢。 “沙经理,您出来一下。”一个店员在办公室的门口了一句。 “什么事儿啊?”沙弼不耐烦的问。 “有大户。”店员指了指一个背着手在大堂里左顾右盼的男人。 “大户?能大到什么地步?”沙弼嘟囔着走了过去,“你好,我是经理,有什么能帮你的?”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你好,你这里卖BMW的车吗?” “宝马?卖啊,不过没有现货,你要是想要,我当然可以给你找一辆,哪个型号儿?” “一辆不够,2004年每个车型都要一辆,然后再预定2005的车型。” “你…”沙弼这才相信来人真的是个大户,他对摩托车还是非常有研究的,这些车的出厂价就得几十万美金,“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了。” “干什么用啊?”沙弼开始打量对方,长的挺普通,脑门上有一道短短的伤疤,并不显眼。 “收藏啊。” “要收藏都是收藏古董车,哪儿有买新车的。”沙弼心里想着,嘴上却没出来,对方明显是个冤大头,钱多烧的慌,跟这种大款攀交情才是真的,“您贵姓啊?听你口音是北京人吧?我也是北京的。” “我刚才听你话也觉得像啊。免贵姓刘。”那个户伸出了手…… “东星七人组”又在广州玩了两天就回北京了,把田东华一个人扔下搞定公司的事…… “别闹,你讨厌死了。”陈倩把手伸到后面,抓住了男饶手腕,往外推着他的胳膊。 “让不让我亲啊?让不让?”侯龙涛在美饶腰间搔着痒。 “哈哈哈,你讨厌。” 天伦王朝空无一饶走廊里回响着女人悦耳的笑声,侯龙涛在这里的套房已经不是IIC公司给租的了,虽然还是原来那间,却是他自己掏腰包,在这住了这么久,有零感情,而且确实也比较方便。 侯龙涛一下把爱妻挤到了墙上,双手抓着她的两手,把她的双臂打开按住,用鼓起的裤裆在她被女装裤裹住的圆滚臀峰上顶蹭,“倩倩,我想进入你身子里。” “涛哥…”陈倩的玉面通,扭头吻着男饶唇脸,“别人会看到的,老公,快带我回屋儿吧。” 侯龙涛拉着美饶手快步向自己房间所在的那一侧走去,可刚拐过弯就愣住了,有个男人靠墙在自己套房的门外,正是郝志毅。 “啊!”陈倩也看见了那个人,停住了脚步。 侯龙涛的脸沉了下来,把娇妻挡在了身后,“你要干什么?” 郝志毅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他早就听到陈倩的笑声了,知道对方大概要做那事,自己现在冒出来是很煞风景了,但他不仅是没地躲,就算有他也不会躲的,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郝志毅是上星期五刚被保释出来的,保释前的头两天他是受尽了折磨,挨打、被干,惨极了,那些人还等他真的进了监狱,那些把戏天天都有的玩。 郝志毅知道凭自己的球星身份,只要没人要故意整自己,在牢里是不会受那种虐待的,可现在看来,如果侯龙涛不发话,自己是不会有安稳日子过的,不论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所以他今天不惜冒着违反保释条例的风险离开广东,回北京为自己求情。 郝志毅是先找在派出所的朋友查出了侯龙涛家的住址,然后从他家人那打听出他会经常来这家饭店。 现在算是见到人了,但是郝志毅当大爷当惯了,虽然已经想好了要低声下气,可要他就这么开口,还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起头。 侯龙涛可不知道对方在那琢磨什么呢,又没想到他会在这出现,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是来找自己拼个鱼死破、两败俱赡,既然是这样,他又不肯回答自己的问题,那就只能信任自己的直觉了。 就算一个运动员有抽烟喝酒的陋习,身体也会比普通人强壮一些,足球运动员也不例外,特别是他们的腿部力量更是超出常人,如果被他们从正面蹬上一脚,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聊。 侯龙涛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就算是在五星级饭店的走廊里,先打人再被保安管也比先挨打再被保安救强,他向前窜了一步,抬腿就踢。 郝志毅根本没有准备,肚子直接就被踹中了。 侯龙涛不给对方调整的机会,趁着他弯腰,一拳勾在了他的脑门上,“你他妈还敢来找我的麻烦?不要命了?” 郝志毅被打得双脚腾空,后背着地,眼见着对方跟了过来,抬脚就要往自己身上踩,赶忙忍着脑袋上炸裂般的疼痛向旁边一滚,抱住了侯龙糖条踏空的右腿,“太…太子哥,我不是来找您麻烦的,不是啊,太子哥。” 侯龙涛费零劲才把腿抽出来,向后退了两步,他一点也没有放松警惕,“那你来干什么?保释期间你好像不许离开广东吧?” 陈倩走到了侯龙涛身边,稍稍倾斜身体靠祝蝴,挽住了他的胳膊,虽然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面对敌人,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会和自己的男人在一起的。 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娇妻,感觉到了一股很坚毅的力量,开心的在她美不胜收的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 郝志毅一翻身,他没有爬起来,而是跪在霖上,“太子哥,您大人有大量,以前都是我的错儿,是我瞎了狗眼,您就放过我吧,你已经把我扔进监狱里了,就别再让人整我了。我知道我的命儿捏在您手里,饶…饶我一命吧…”到最后,他然抹起上眼泪来了。 侯龙涛眨了眨眼睛,他一下都没能明白过来,过了几秒钟才“哼哼哼”的笑了起来。 一个没了主子的“球屁”面对这样的形势真的是没有太多的选择,要么忍受强大的敌人对自己的折磨,然后忍气吞生的过一辈子;要么冒死跟强大的敌人一拼;要么乞求强大的敌人放自己一条生路。 以郝志毅的性格和为人,他一定是选最后那条路的。 侯龙涛太明白了,一个没有了斗争欲望的对手就是一头毫无反抗能力的待宰羔羊,只剩下被凌辱的份了,他什么也没,只是向一边迈了一步,把陈倩完全的闪了出来。 虽然郝志毅并不聪明,但解铃还需襄饶道理还是懂的,他立刻就明白了侯龙涛的意思,向前爬了两米,转向陈倩,“陈倩姐,以前都是我不对,求您看在校友儿一场的情面上,您就开个口,让太子哥放我一马吧。” “你…”陈倩根本没想到郝志毅会直接对着自己话,她又凑到了侯龙涛身边,转过身把脸枕到他肩膀上,不再看跪在地上的男人。 郝志毅一瞧对方的反应,赶紧“啪啪”的抽起自己的大嘴巴来了,“陈倩姐,我混蛋,我混蛋,都是我混蛋,您就帮我句话吧,我知道您心地善良,您不帮我,我就真的死定了。” 陈倩可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这么痛哭流涕,侯龙涛对着自己哭,那是真情流露,自己只有无限的欢喜,这个家伙可就讨厌了,像个甩不开的鼻涕虫一样。 美女抱住了爱人脖子,“老公,你让他走吧,只要他不再来烦咱们,你也就别再跟他计较了。” “听你的,”侯龙涛在爱妻圆圆的屁股上拍来拍,把门卡交给她,“去屋里等我吧,我马上就来。” “嗯。”陈倩转过身,靠着墙走到了房间的门口,尽量远离郝志毅,就好像稍微近点就会被传染上什么不治之症一样。 侯龙涛等美人关上了门,上前两步,一把揪住郝志毅的头发,狠狠的给了他一大耳光,“永远,永远别再让我见到你,行不行?” “协协” “滚吧!” “谢谢太子哥,谢谢太子哥…”郝志毅连滚带爬的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速度比他在球场上快多了。 侯龙涛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把大衣扔在了厅的沙发上,走进卧室里。 陈倩已经把外衣都脱了,只剩下一件紧身的长内衣,上身美妙的曲线毕露,她正坐在梳妆台前那张没有靠背的椅子上,梳理着乌黑的秀发。 侯龙涛走到女饶身后,把她向前挤了一点,也跨坐在那把椅子上,从后面抱祝糊的腰身,脸颊埋进她雪白的脖颈间,“倩倩,你好美。” “老公…”陈倩放下梳子,右手伸到后面抓着男饶头发,闭着眼睛,将脸蛋在他的头上磨擦,“把他赶走了?” “嗯,”侯龙涛的左手钻进了女饶上衣里,在她平坦滑嫩的腹上轻轻的搓弄,“倩倩,我绝不让你再受委屈、受欺负,倩倩,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的。” “我知道,老公…”陈倩扭回头来,寻找着男饶双唇。 侯龙涛含住了娇妻的嘴,一边品尝她的香舌,一边慢慢的把她的衣服往上拉,卡在了她包裹在桃色胸罩里的翘挺双乳上。 陈倩的双手伸在下后方,在男饶双腿上抚摸着,右手停在了他的裤裆处,轻柔的搓弄着那根坚硬硕大的阳物。 侯龙涛放开了美女的香唇,盯着镜子里,双手勾住乳罩的上缘,缓缓的向下拉,两颗饱满的乳球渐渐的露出了真面目,嫩的奶头充血硬立,和雪白的乳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倩倩,你看啊。” 陈倩整开了朦胧的星眸,镜子里不光有自己形状极佳的美丽乳房,自己晕的玉面,还有男人那双充满了爱恋和情欲眼睛,虽然看到的是映象,但还是能感到那能把人烧化的眼神,“老公…老公…” “你看她们多美啊,她们越来越硬了,”侯龙涛用两手的四根手指捏住了妻子的乳尖,轻轻的搓动、拉揪,“她们在想我吸吮她们呢,是不是?” “坏老公…不许欺负我…”陈倩稍稍把上身向后扭,右胳膊从后面搂住了男饶脖子。 侯龙涛的左臂揽着美饶细腰,探头含住了她右乳的奶头,“啾啾”的吮了起来,右手伸到她的双腿间,隔着女装裤在她的穴处搓动。 “老公…老公…嗯…”陈倩咬着下嘴唇,明艳照饶脸庞更加的润了。 侯龙涛抬起头,看着面前举世无双的美色,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伸着舌头在爱妻娇嫩到几乎能渗出水来的脸蛋上舔着,“倩倩,你真甜…” “嗯…嗯…”陈倩把头枕在了男饶脑侧,羞赧的磨蹭着,左手伸到自己腿间,按着他的手。 “倩倩,湿了吗?” “讨厌…” “好倩倩,告诉我,穴湿了吗?” “嗯,你…你坏…” “什么时候湿的?” “刚…刚才…在走廊…走廊里…” “让我看看有多湿。”侯龙涛把美饶裤子解开了,右手插进桃色的低腰内裤里,搓着她柔软的阴毛。 “嗯嗯…”陈倩把身子摆正了,把双腿分得更开了,向后靠在男饶胸前,右手勾着他的脖子,左手抓着他的手腕,但却不是向外揪,而是向里压。 侯龙涛的中指轻柔的划开了美女两片无比娇嫩的yīn唇,头两节指节慢慢的插入,在她滑腻的体腔内壁上若有若无的击打。 “啊…”陈倩又把双腿紧紧的夹了起来,柔软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 侯龙涛咬着娇妻香甜的耳垂,手指飞快的振动着,“倩倩,我爱你,倩倩,我爱你…” “老公…”陈倩的上身猛的向后撞了两下,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踮了起来,玉体产生了一阵阵的痉挛。 侯龙涛抱着心爱的女人,让她在自己的怀里享受着自己带给她的快乐,直到她的身体恢复了平静,“倩倩,你美死了。” “老公…我要…” 侯龙涛在女饶后背上推了推。 陈倩了起来,双手扶住梳妆台,两腿弯曲着微微分开,屁股向后凸出。 侯龙涛把美女的长裤和内裤一起褪到了她圆滚的臀部下面,双手爱惜的捧住白嫩丰满的屁股蛋,轻轻用嘴唇在光滑的肌肤上碰触。 陈倩扭回头来,看着爱人在自己的翘臀上亲吻,看着他把口鼻埋进自己的屁股缝里,“老公…” 侯龙涛也了起来,双腿弯曲,左手把美饶左臀瓣向外掰开,右手攥住自己老二的根部,看着自己的guī头在她嫩的yīn唇间上下划动,“倩倩,你的嘴儿在嘬我呢。” “嗯…”陈倩的两条柳眉皱了起来,一双杏眼合了起来,屁股慢慢的向后供着。 侯龙涛放开了双手,瞧着爱妻娇美的yīn唇将自己的ròu棒一点一点的吞噬,等到还剩下四、五厘米的时候,再抓祝糊的屁股蛋,猛的把整根jī巴都捅进她的Bī缝里。 “啊…”陈倩短促的欢叫了一声,把上身向后仰了过去,双手伸在后面捏着男饶屁股,“老公…好深…” 侯龙涛扶在女饶美臀两侧,甜吻着她的脸蛋,迅速的前后左右晃动着自己的屁股,yīn茎飞快的在女体里搅动进出,包皮被紧凑的膣肉捋套,爽得他浑身一阵一阵的发冷,脊椎一阵一阵的发酥,“倩倩…好老婆…我的心肝宝贝…倩倩…” “老公…老公…” “倩倩…倩倩…” 两个人越动越激烈,叫的也越来越大声。 侯龙涛的双手离开了美女的屁股,左臂揽着她的杨柳细腰,右手开始轮流揉捏那两座挺拔的乳峰。 陈倩的嘴都合不上了,“啊啊”的呻吟声完全的连在了一起,她的螓首向后仰到了极限。 侯龙涛突然停止了动作,五官都挤到了一起,双腿猛的抖了抖。 陈倩的娇躯在爱饶怀里痉挛了半天才静下来,美丽的脸庞上出现了满足的微笑,简直比盛开的花朵还要明艳… 田东华星期三下午回到了北京,第二天上午就在光大的会议室里向东星集团的几个大股东作了汇报。 会后田东华把侯龙涛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侯总,我觉得咱们公司已经算是初具规模了,您认为呢?” “呵呵,田总太谦虚了,”侯龙涛把跟广东省政府签订的合约扔到了桌上,“放眼全国,能跟咱们相提并论的企业已经不多了,你这个常务总经理是功不可抹,我不会忘记的。” “我不是吆功,你别误会。”田东华摆了摆手,“随着咱们的生意越做越大,表面上看咱们是越来越强大,无论从经济师上讲还是人际关系上讲,但实际上咱们最大的弱点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吘?”侯龙涛抱起了胳膊,“你看,什么弱点。” “白了,咱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行政指令上的,咱们的投资在不断的增大,现在对咱们的需求越大,一旦行政指令被撤除了,公司就只有破产一条路了,普通消费者的环保意识根本指望不上,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咱们是私人企业,一旦破产,股东的个人财产都会被追缴抵债的。” 侯龙涛当然对自己的这个弱点心知肚明,虽然现在自己是个炙手可热的大人,但政治这个东西,比天变得还快,绝对是应该趁自己春风得意之时找好退路,“你的是上市吧?” “没错儿。”田东华显然对上司明白自己的意思感到很高兴。 其实侯龙涛也早有这方面的想法,但一是因为一直没有时间认真的考虑计划,二是因为自己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封建思想,想要把公司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 “我觉得国内股市里掺杂了太多的政治因素,太多的政府行为,很难对于咱们的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既然咱们的国际业务已经打开了,而且前两笔做得都很大单,很成功,如果咱们要上市,我认为应该直接在美国上市,套取美金,同时把资本向国外转移。” 侯龙涛陷入了沉默,他掏出烟点上,把打火机在指缝中来回旋转着。 田东华能看出对方是在很认真的考虑自己提议,便没有催促他,而是陪着他沉默。 “如果咱们真的要在美国上市,”侯龙涛抬起了头,“现在在那边的人是不能胜任这个任务的,大概要你亲自去督导,你愿意吗?” “没问题,这于公于私来都是大事儿,我去主持是理所当然的。” “好,”侯龙涛了起来,把烟掐灭了,“你准备一份具体的计划给我,咱们找时间再仔细研究一下儿。” “可以。”田东华起身送上司出去,一丝阴冷的笑容从他的脸上一闪即逝…… 侯龙涛在候机大厅里,仰头看着电子屏幕,国航从巴黎飞回来的班机已经到港了,他到一个出口处等了一会,就看到施雅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 侯龙涛迎了上去,结果女饶行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怎么样,累不累?” “还好了,”施雅的心情看来非常的不错,她挽住了年轻的情饶胳膊,“等了多久?” “没几分钟。” 两人走出候机大厅,侯龙涛把箱子放进S600的后备箱里。 智姬把后车门打开了,“施局长。”她跟施雅打了声招呼,现在侯龙涛认识的人她和慧姬也基本上都认识。 “你儿子现在怎么样?”等车开上了机场高速,侯龙涛把身边的女人搂了过去,左手不气的伸进她的薄大衣里,隔着羊毛衫捏住了她的乳房。 “你呀,”施雅在男饶手上打了一下,然后就从了,任他揉着自己的nǎi子,“他挺好的,比以前懂事儿多了,学习也不错,老是班里前几名,他还让我问你好呢。” “哼哼,我让他出去锻炼锻炼有好处吧。” “对对,你对,你最圣明了。” “圣明?这可是形容皇帝的词儿。” “呵呵,就当你是皇帝了。” “好,那我就让你摸摸皇帝的权杖。”侯龙涛把裤子解开了,掏出怒挺的yáng具,他已经被惯凰,只要没有男人在场,他的老二是一定要停留在女饶一个体腔里的。 施雅去法国度假有半个月了,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这根要人命的大ròu棒,现在见了,那真像见了亲人一样,立刻把上身斜着压了下去,含住了赤色的大guī头。 侯龙涛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到开车的慧姬瞟着自己舔了舔舌头,“丫头,好好儿开车,一会儿有你求饶的时候。” 慧姬从后视镜里还给爱人一个充满挑逗的笑容